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二十四章霧村丑聞

  霧隱村四代水影執政時期,村子陷入一片慘淡之中。不僅閉關鎖國,而且對血繼限界的擁有者趕盡殺絕。

  那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黑暗時期,最終導致村子乃至于各大血跡限界家族元氣大傷。

  四代水影執政時期的反常,引起一些人的察覺。最后確定水影是被人控制。

  五代目水影照美冥上任后,一直在暗中調查此事。她對此事時刻關注著,而雨村井野則是她的心腹之一。

  自從火之國流傳木葉派忍者暗殺“火之國大名”時,她就感覺此事的不同尋常。

  此事與霧隱村四代水影執政時期何曾相似!

  所以她派出雨村井野調查此事,順便將控制四代水影的罪魁禍首揪出來。為之報仇雪恨。

  一開始,雨村井野將調查的重心放在木葉上。因為他要確定一下火影是不是被人控制。

  如果被控制。那事情就好辦了。五代目水影照美冥不介意與木葉合作一次,共同揪出罪魁禍首。

  可沒等他調查,火之國的局勢發生重大的改變。木葉村就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正要宣泄它的怒火。

  面對這樣的情況,雨村井野很明智的沒有撩撥木葉。因為他不想被柳生一族牽連。

  倘若被木葉的忍者誤會,認為霧隱村也插手柳生一族的事情。那時候,興許忍村與忍村的戰爭也因此發生。

  同時,他也對柳生一族好奇起來。木葉號稱最強之村,這點雨村井野雖然不爽,但也很認同。

  就是一個這樣的村子,柳生一族憑什么認為能與之對抗?

  可隨著調查,雨村井野神色越來越凝重。他對柳生一族的評價是“深不可測”!

  棲霞村號稱是村,可卻是城鎮規模。這里的街道寬闊的可以容納五排車馬出入而不擁擠。

  空氣中彌漫獨特的海腥味,一走一過都會發現一位位商人出入各種地方。

  雨村井野的目光卻放在那販賣各種海鮮的售貨人選身上。因為在他游逛此處時,不下于十道目光釘在他的身上。

  這還不提他沒有發現的。或許旁邊不遠處一個曬著日光浴的老大爺興許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上忍。

  雨村井野現在感覺他邁入了狼窩,身旁皆是虎視眈眈的“敵人”。

  棲霞村外,木村久野雙目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城鎮。

  雨村井野打探情報不假,木村久野讓他去棲霞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查明這里是不是柳生一族的大本營。

  他對柳生艾美的話,抱著深深的懷疑。

  太陽慢吞吞的沿著它滄海桑田都不變的軌跡,前行。

  木村久野看了看太陽,良久之后說道:“太慢了。”

  因此,他也確定了一件事情。棲霞村真是柳生一族的大本營。

  雨村井野沒有從棲霞村出來只有兩種情況,一是他忘了木村久野的囑托,一心辦自己的事情。

  只不過,這可能么?

  他但凡有點腦子都知道。木村久野沒有那么大的耐性。真的會不顧一切的殺進棲霞村。

  二么,雨村井野想從棲霞村出來,可顧及自身安危,沒敢輕舉妄動。

  以他的實力,哪怕他身前是位上忍,他也會毫不遲疑的戰斗。

  就算打不過,逃跑還是可以的。因為對方根本留不住他。

  可他選擇不敢輕舉妄動的那一刻時,也代表他的敵人絕不是一個上忍。

  木村久野看著棲霞村笑了,他悠悠的說道:“先來個下馬威。”

  周天運轉,天空的雷云分“負”、“正”兩極,當雙方觸碰時,閃雷隨之而來。

  木村久野知道這個原理,以心中起源為基礎,創造出的雷遁。“雷遁天象從臨時”

  木村久野體內的查克拉涌動,縈繞環身的查克拉向天空堆積。

  如此之大的動靜,頓時將棲霞村的忍者全部吸引。

  棲霞村內正被監視的雨村井野神色凝重的抬頭看向天空。

  原本晴朗的天空此時被烏云遮蔽,豆大的雨滴從中落下。

  雨村井野頓時想起木村久野說過的話,神色猛然一變。

  “天空陰云密布時,你用盡一切的辦法藏入大地身處三百米的位置。”

  當時雨村井野一笑了之,因為藏進地下三百米處不難。只要查克拉充足便可。

  可地下三百米不是地下三米,那里的擠壓力可以罷人擠成肉渣。

  可現在,雨村井野心中將木村久野罵了千百遍,不斷用惡毒的話語詛咒。可他卻顧不得遲疑,一下施展土遁,藏進大地之中。

  幸虧木村久野動靜大。若不然雨村井野的舉動早就被隱藏的忍者抓起來拷問。

  看著那從棲霞村不斷跳躍而來的忍者,木村久野緩緩說道:“外松內緊么?”

  “先嘗嘗我送的大禮也不遲!”木村久野的手向下一指,道:“落雷。”

  轟隆隆的聲音響徹天邊,隨之而來的便是數道雷電劈向棲霞村。

  而這,只是開始而已。

  天空就像下起了雷雨,轉瞬即逝間便將棲霞村淹沒。

  慘叫聲絡繹不絕,每一個被雷電臨身的忍者都成為焦炭物。

  雷電可不是胡亂的落下,而是由木村久野掌控。

  “風遁真空波”一個忍者看著天空臨頭的落雷,目光化為厲色。口中頓時吐出一道氣流。

  風克雷。近似無形的氣流就像一個鞭子與閃雷碰撞。雙方不過僵持不超過一秒,閃雷摧枯拉朽的將風遁擊碎,垂落在那使用風遁的忍者身上。

  他臨死前都是不可置信的眼神。風遁竟然落了下風?

  棲霞村外,操控雷遁的木村久野冷冷一笑說道:“這是大自然的偉力。豈是一個小小的風遁可以與之對抗的?”

  也許有,但絕對不是那名風遁忍者。

  落雷還在繼續,一條比一條還粗大的閃雷摧毀建筑,崩裂大地。

  木村久野臉上涌現笑容。這樣的一幕正是他想要的。

  雷電在大地疾走,因為雨水的緣故,一大批人被電流串聯,紛紛口吐白沫。

  雷與電自古以來不分家,二者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空氣陡然凝固,滿天的雷電好像慢了半拍,一時間,所有的一切靜止。

  “哼!”自棲霞村而響的哼聲宛如雷霆,一道璀璨的光暈從大地徐徐而升。

  這道光不同于心魄散發的光暈,宛如實質。

  它撐起了天空,遮蔽了烏云,將眾雷擊潰。陰云因它而剝開,剎那間晴空萬里。

  棲霞村的眾人看著那如同神跡的一幕紛紛痛哭。而柳生一族的忍者們以滿腔的怒火沖向木村久野所在的方向。

  剛剛,正是他們一族的族長柳生近兵衛用他們夢寐以求的力量解除危機。

  木村久野胸膛抽搐的疼,一口血從嘴中噴出。

  就在剛剛,他被他施展的忍術反噬。木村久野抹了一下嘴唇的血跡,笑了起來。

  “有點意思。”木村久野看著沖來的忍者緩緩說道。他指的是剛剛的那股未知的力量。

  那股力量浩瀚而遠大,導致雷遁天象從臨時一下就被破。

  木村久野沒有因為反噬而死全倚仗血族體質的厲害。若不然,就算不死,也重傷倒地。

  “風遁沙塵暴”木村久野目光冰冷的看著來臨的忍者,手中的迷你龍卷風早就悄然而至。

  “火遁大火球之術”“風遁真空玉”“水遁水龍彈之術”

  三名忍者在木村久野左右前各處紛紛施展各自拿手的忍術。

  看著前方襲來的真空玉,左右兩方的一水一火。木村久野手臂的肌肉虬起,將手里的龍卷風狠狠的一甩。

  “能擋住的話,就試試看。”木村久野發出大吼。

  這一招敵我不分,木村久野對它很有信心。

  迷你龍卷風甩出之后,就像吃了激素,猛然高大起來。

  真空玉撞在它的身上時,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真空玉的風就像水融大海一樣,化為龍卷風的一部分。

  大火球之術的火球被風克制,一下刮了回去,一下砸在自己身上猛然爆炸。

  那名忍者頓時五馬分尸,凄慘無比。

  而水龍彈之術的水龍,當觸碰龍卷風的那一剎那,水龍頓時化為無數滴水滴,紛紛的被風力甩出。全方位的。

  那威力,一點也不弱于柳生艾美施展的忍術。而且還比她強了無數倍。

  “暗穴道”木村久野用老套的方式抵擋住水滴的進攻與龍卷風的撕扯力。

  而那名水遁忍者卻沒木村久野好運,先是被水滴打成數截,而后被風攪碎。

  死的不能在死。

  龍卷風越來越高,風力越來越強,以一種十分迅疾的速度向棲霞村前進。

  隨著它的風力,沙子、土、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卷起。遠遠一看,龍卷風就像一根通天的黑色柱子。

  棲霞村在它的逼迫下,岌岌可危。如同在大海飄蕩的孤舟,隨時都有可能被打翻。

  棲霞村中央最高的建筑。柳生近兵衛看著那黑色的龍卷風目光冷怒。因為天命的庇佑,他身下的建筑無損。

  他的身體一晃,下一刻便出現在龍卷風的面前。

  他的手光華耀眼,一只手好像可以鎮世,輕輕的拍在龍卷風上。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