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二十五章毀于一旦

  無形的波紋蕩漾空氣,柳生近兵衛渾身一震,旋即用力大喝,眉心的細紋紫芒浮現,剎那間,硬生生用手掌將龍卷風壓制住。

  這可怕的一幕,映入木村久野眼簾下。黑暗的球體上,留著可以讓人觀察的眼洞。木村久野正用此觀察著。

  看著柳生近兵衛眉心的紫芒,木村久野雙眸精光一閃。“想擋住,先問問我同意不同意。”

  木村久野破開黑暗,身影向天空爆射。空氣劇烈的摩擦木村久野的皮膚,導致他嫩白的肌膚發紅。

  瞅起來,木村久野就像一個火球徐徐在升。

  “恩?”柳生近兵衛看著木村久野的身影,臉色更加憤怒。只不過,當注意木村久野頭上戴著的護額時,呼吸為之一窒。

  “木葉!”它就是一個龐然大物,號稱最強的村子。

  柳生近兵衛在怎么狂妄,也會將木葉視為大敵。

  漸漸地,木村久野真的自燃起來。不是從外至內,而是從內至外。

  “火遁赤地千里”一聲清脆之音,一句從天空響徹大地的喊聲…。

  一個與太陽之光無二的熱度席卷天地。劇烈的熱浪直接烘烤大地,它所傳播的范圍不止千里。

  地面上,棲霞村沒有死去的普通人與忍者,他們的身體迅速的流逝水分,一時間,他們的身體快速干枯。

  身軀就像一根木頭,干燥不能在干燥時,驟然自燃起來。

  空氣灼熱,入目的一切都是熊熊燃燒的大火。

  

  光陰轉瞬即逝,柳生一族的大本營全毀,多年來培養的忍者都一一死去。

  柳生近兵衛雙目都是紅的,他用沙啞的嗓音緩緩道:“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他用力一握,龍卷風頓時潰散,兇猛的沖擊波將地皮表面刮走數十米,氣浪就像大海的波濤,將地面的所有東西都給卷走。

  木村久野瞳孔微微收縮,因為柳生近兵衛展現的力量超乎想象。太過可怕。

  徒手捏碎龍卷風那是什么樣的概念?很簡單,他的隨手一拳不亞于“A”級忍術。倘若認真,與“S”級忍術無二。

  火焰更為炙熱,大地寸寸龜裂,裂紋彼此間的間距一尺之遙。

  柳生近兵衛無視這熱度,一步便咫尺天涯斗轉星移。

  來到近前,柳生近兵衛獰笑著用力一拍。當手掌落在木村久野的身上時,柳生近兵衛的右手已然干枯。

  下一瞬,木村久野破空落地。整個身子以大字形印在地面。無形的波動傳播很遠。大地就像地震了一樣,深不見底的溝渠將地面一分為二。

  “好疼!”木村久野忍不住齜牙咧嘴。暗暗果實副作用之一,雙倍痛苦。

  

  作為承受雙倍痛苦的代價,黑暗可以將木村久野所受的傷,統統吸收一干二凈。

   “沒死?”柳生近兵衛驚愕一下,旋即面目猙獰起來說道:“這回我看你死不死!”

   他俯沖而下。干枯的手掌天命之力沉浮,好像時光倒流,轉瞬間恢復如初。

   這便是天命的可怕之處。

   木村久野從深坑一躍而起,看著襲來的柳生近兵衛,雙目蒼天之色浮現。

   ‘這句話應該我說。’’

   目光在柳生近兵衛上下掃視一遍,木村久野很快的便將他身上的紅點。收入眼中。

   柳生近兵衛拳頭緊握,眉心的細紋璀璨奪目。這是天命暴走的征兆。

   木村久野毫不示弱,看著他舉起的拳頭冷笑一下道:“暗水”

   一拳一爪碰撞。黑暗將柳生近兵衛的拳頭裹住。

   一股無力感蕩漾柳生近兵衛的心,他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無法控制天命了。

   這一下,他心慌起來。天命是他最大的底氣,倘若失去,他連廢物都不如。

   木村久野可不管他怎么想,拳頭頓時捅在柳生近兵衛胸膛的紅色小點上。

   這是死之點,代表著一擊必殺。

   柳生近兵衛感受那輕飄飄的拳頭打在胸膛時,反唇相譏說道:“娘們的拳頭。”

   木村久野聞言冷笑,看著他道:“殺你足夠了。”

   就像多塔米骨牌一樣,一連鎖的反應從柳生近兵衛的身上出現。

   胳膊斷了,腦袋搬家,身子成為一塊塊的。

  

  最終,死之點發威。柳生近兵衛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朽,而且過程不可逆轉。

   這便是魔眼的恐怖之處。

   號稱就算是神也殺給你看的能力。

  

  紫色的天命沉浮空中,耀眼的紫光將天空與大地渲染。

   木村久野看著它,臉上出現了驚駭之***眼居然沒在天命的身上看到死之線,死之點。

  

  天命上出現了一個輪廓,那是一個人形。

   木村久野親眼看見天命是如何將柳生近兵衛復活的。

   他無法出手,因為他找不到天命的任何弱點。

   柳生近兵衛先是雙眼迷茫的環顧一周,當看見木村久野時,記憶頓時復蘇。

   “沒有想到吧,天命居然可以將我復活!”柳生近兵衛不可一世的說道。那笑聲,盛氣凌人。

   木村久野看了看柳生近兵衛,發現他的身上存在死之線與死之點時,頓時松了一口氣。

  

  只要柳生近兵衛可以死,其他的事情,跟木村久野無關。

   “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二次。”木村久野及時的潑涼水的道。

   柳生近兵衛的笑嘎然而止,他看著木村久野,緩緩的說道:“只要我把你殺了,就無人在可以阻止我!”

   “你覺得可能么?”木村久野氣勢磅礴的道。

   “咔嚓”一聲脆響,在這凝重的氣氛響起。

   木村久野疑惑的看著柳生近兵衛,特別是他的眉心之處。

   那里的細紋竟然開裂,紫光從中透出。

   柳生近兵衛的頭額,面目,乃至身下,都像一個碎裂的瓷器。

   他驚恐的大叫,因為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消失。

   這種感覺就像自己的肉體被誰咬了一口的感覺,尤為清晰。

   “終于開始了!”柳生艾美的身形出現,她淡淡的說道。

   木村久野神色凝重的看著她,道:“你也在打天命的主意?”

   “沒錯!”柳生艾美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只不過我需要一個人充當試驗品,讓我知道天命的危險性究竟是怎樣的。”

   “救我,女兒救我!”柳生近兵衛瘋狂的喊道。

   “放棄吧父親,你今日必死無疑。”柳生艾美冷笑道。“不對,說是死也不準確,你連靈魂都沒了。”

   “應該說,你連“存在”,這個概念都會消失。沒有人會記得你!”

   木村久野冷漠的看著柳生近兵衛。對于他現在的遭遇,木村久野只想說死的好!

   因為他的目的就是鏟除柳生一族。

  

  “你這個賤人…。”柳生近兵衛喊道:“你這個賤貨。骯臟的小婊子。”

   砰的一聲,伴隨他最后的話,柳生近兵衛的身軀猛然崩滅。

   風兒吹,彩兒漂。

   柳生艾美將目光中的冷芒收回,轉身看向一旁的木村久野道:“我是誰?”

   她的笑容很甜美,雙手負立。

   身姿玲瓏的她,一副小女兒姿態時,閉目羞花不為過。

   “你在裝什么傻?”木村久野冷冷的瞅著她說道:“柳生一族就剩你了吧!”

   木村久野頓時將氣氛破壞的一干二凈。

   柳生艾美驚訝的看著木村久野,說道:“你沒忘?”

   “用腦袋記當然會忘,我用的是心!”木村久野緩緩地道:“別說是存在消失。我就是身中幻術,也遮蔽不了我的心。”

   手指著天命,木村久野道:“那個東西在我看來就是不詳之物,這樣你也要?”

   “為什么不要?”柳生艾美反問道。“只是因為它不詳?”

   “它本身是沒有錯的。柳生近兵衛之所以全身崩滅,是因為他的軀殼無法承載天命。”

   “天命先天而成,它的成長無止境。作為承載它的人若是跟不上天命的腳步。便會像柳生近兵衛那樣,崩滅。”

   木村久野思考片刻道:“這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柳生一族必須消失,你倘若不想被清洗掉,就隱姓埋名吧。”

   干掉柳生艾美確實是好,可木村久野對天命很忌憚。

   柳生艾美看著那紫色的天命,慢慢的伸了過去。

   聞木村久野的話,回頭道:“你在關心我?”

  

  “別自作多情。在我看來,你根本跟不上天命的步伐。可天命不能不管,而以現在的條件,你是最好的選擇。”

   木村久野的意思很簡單。

   天命不能不管。而你柳生艾美正好當天命的容器。

  在木村久野看來,當天命的容器遲早是要死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

   既能解決天命,又能鏟除后顧之憂,何樂而不為呢!

   木村久野深深的看了一眼柳生艾美,轉身就走。

   他現在要將這個好消息跟幺西分享分享。

   火之國大名的心腹,不是誰都能當上的。

   柳生艾美看著木村久野離去的背影,目光異彩紛呈。

   承載天命不代表已經成為天命的主人,而是需要“天命”認同。

   遙遠時代的陰陽師們之所以費盡心機囚禁天命,就是想讓它認主。

   天命成長是無極限的,而他的主人就是頭豬,也能成為眾生仰視的存在。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