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三十一章事情內幕

  鐵門前,一個身姿高挑,顫巍巍的胸部可以讓人窒息的女人屹立。她身穿著長袍,背后有個賭字。身邊有一男一女伴隨,男的形態頗胖,而女的卻美麗動人。

  隨著鐵門打開,光線將獄室照亮。綱手看著倚靠在墻壁,以懶洋洋的模樣看著自己的木村久野。

  木村久野上下打量一下綱手,緩緩說道:“我還以為是三代火影那個老家伙。沒想到卻是個女人。”

  是的,女人。以外表判斷,綱手現在的年紀好似二十七八,正是大好年華,女人一生最美的年紀。

  說著,木村久野的目光隨之一凝,瞅著那一男一女,徐徐的道:“我還以為是誰。沒想到幾年不見,你倆的變化還真是快。”

  綱手無視木村久野的話,看著他道:“我現在要征用你為木葉效力。”因為木村久野被三代火影關了起來。難保怨恨木葉。

  所以綱手的語氣不是命令,而是商量。倘若木村久野現在是名上忍,而且沒有被關這一事,綱手的語氣就不是商量了,而是理所當然的命令。

  “征用?效力!”木村久野挑挑眉,以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綱手。“我為什么在這你不知道?”

  木村久野指著綱手身旁的宇智波奈奈子與桃地金太郎道:“你要是不知道,你可以問問他們。”木村久野的語氣很平淡。一點也沒有看見童年好友的喜悅。

  實際上,木村久野對自己入獄一事思考了很多,最終結出結論,這件事與自己的好友還有幺西脫不了關系。

  這里頭有怎樣的貓膩,木村久野現在不知道。但他可以發誓,這件事情終歸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知道。”綱手淡淡的說道。“老頭子做這樣的事情無可厚非,論秘術,來歷不明。你自身的實力又與你的年紀不符,最重要的是,你做的事情太極端。”

  關于木村久野的事情,身為五代目火影綱手自然知曉。雖說她怪老頭子做的過火,可在木村你久野的面前,不想失了老師的身份。

  “秘術?”木村久野聞言笑著道。“太過極端?”木村久野臉上的笑意更加的燦爛。“敢情我做的事情不僅不討好,還引起你們的貪婪。”

  “我父母是怎么死的?”木村久野問道!他的目光很冷。

  “這正是我要與你說的事情。”綱手的聲音略微無奈。“你的父親與母親并沒有死,而是被老頭子軟禁了而已。”

  木村久野看著綱手,言道:“老頭子?”“他是我的師父,而我則是三忍之一。”綱手自我介紹道。

   “三代火影那個家伙呢?”木村久野問道。他現在說不出自己的心情是什么,只是覺得自己的父母沒有死真是太好了。

  可惜的是,他的臉龐并沒有笑容。魔眼,已經時刻影響著木村久野的情緒。

  對“死”的漠視,對“生”的無戀。木村久野現在沒有瘋掉,已經算是個奇跡。

  “你太無禮了,木村久野。”桃地金太郎終于忍不住出聲。“你面前的可是五代目火影綱手姬大人。”

  木村久野看著他,瞅著那自己都快認不出的模樣。“火影又如何,她終歸是一村之影。”看著一旁的宇智波奈奈子,道:“想當初我都未曾懼怕過大蛇丸與柳生一族。現在,你想拿木葉壓我?”

  “夠了!”綱手看著木村久野,緩緩地道:“木葉是對不起你,所以你現在自由了。”綱手原本就沒抱多大希望可以讓木村久野為村子效命。她此次來,只是想釋放木村久野而已。

   看著不偏不倚,一同呵斥的綱手。木村久野笑了,道:“三代火影那個老家伙該不會死了吧?”木村久野巴不得三代火影慘死。因為自己被三代火影那個家伙害苦了。

  他沒有顧及綱手的臉色,反而一步一步的走出獄室。“你最好別騙我!”他的聲音很平靜。

  他所指的是父母沒有死亡一事。

  “站住!”桃地金太郎看著木村久野,道。“你難道不想知道當年的事情經過?”

  木村久野身姿一頓,旋即轉過頭,盯著桃地金太郎道:“早晚都會知道。當年的事情是藏不住的。”

  略過宇智波奈奈子的香肩,木村久野并沒有搭理她。她與桃地金太郎之間有什么貓膩,木村久野會一一的找出來的。

  看著那恍如隔世的街道,木村久野目光涌動淡淡的回憶之色。旋即,他的目光一冷,向家的方向走去。

  

  他想看看父母是否真的健在。

  當木村久野走進屋里,米飯的清香飄蕩鼻息。眼前,一桌令人食物大開的菜品早已經準備多時。木村美奈子見自己的兒子回來,眼圈立馬紅了。上前兩步,抓住木村你久野的手就不放。一雙美目,不斷打量木村久野的全身。

  “兒子,讓老媽看看。”

  說著,木村美奈子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恨三代火影,恨他拆散了一個完整的家。

  

  “不哭!”木村久野身子頓住,一雙手不知放那好。只能出聲安慰自己的老媽。

  “回來啦!”木村廣野并沒有站起身,而是平靜地凝視自己的兒子說道。作為上忍的一員,以他的心境,任何的情緒都不會在表情上顯露。

  “恩!”木村久野輕輕的點頭示意。可木村美奈子卻不干了,一雙眸子瞪著木村廣野說道:“兒子回來你就這出?”

  看那架勢,木村廣野要是說出什么不對的話,美奈子肯定與他大吵一架。

  “吃飯吧!”木村廣野笑著道。只是眼角的部位有一絲點點的淚珠微不可查。他不是無情之人,自然會有反應。

  只不過讓他像木村美奈子那樣,他也拉不下那臉。因為他是一個男人,一家之主。要時刻保持住身為父親的威嚴。

  一家三口坐在飯桌上,木村久野吃著嘴中的米飯,問道:“我這次出來,是因為父親的緣故?”這是他一個猜測。一個最有可能的事情。畢竟他不是神,什么事情都能想個八九不離十。

  看著模樣大變的兒子,木村廣野緩緩地道:“你入獄一事,當年都站不住腳。是三代火影那個老東西非要把你送進去。”

  

   “礙于火影之位,當初有一大部分上忍都沒有反駁三代火影的提議。只不過,我們這些上忍都知道這件事的不公平之處。換言之,三代火影有失公允。”

  “試問,這樣的影怎能讓我們這些當事者賣命?”木村廣野道:“恰巧,這件事情也讓與宇智波一事有牽扯的那幫上忍都感覺到危機,暗地里我們聯合在一起。”

  木村久野聞言,目光跳動一下。雖然自己的父親說的輕松,但這之中的辛苦,這之中的煎熬,又有何人得知一二?

   恐怕,自己的父親也沒有過好日子。

  “三代火影那個老家伙怎么死的?”木村久野好奇的問道。別看三代火影很老,但他的實力有目共睹。一般的忍者,在他的面前都是秒殺的份。

  “三忍之一大蛇丸。”木村廣野說道。“中忍考試的時候發生的戰斗,而且,三代火影并沒有留住大蛇丸。”

  

  木村久野微微一想,言道:“大蛇丸就算很厲害,但也不能出入木葉村無人之境吧?”據木村久野所知,木葉村里可謂是臥虎藏龍,難保出現個能與之抗衡一二的強者。

  木村廣野嘆了口氣:“這件事情我本應該不與你說,但你現在也大了,索性就告訴你把!”木村久野靜靜的聆聽。事關木葉村的上忍,他很感興趣。

  “不是沒有人抗衡,而是大家都沒有幫助三代火影而已。”木村廣野冷笑道:“他是火影不假,可這個火影是必須是大伙承認才是火影,若不承認,那又算個什么東西!”

   “你瞧瞧他做的事情。鏟除宇智波一族時,竟然將權力外放給志村團藏。一大批上忍受之牽連,要不是你反應及時,指不定我們這幫人,會落得什么凄慘下場。”

  “那個時候,大伙就對三代火影很不滿。”木村廣野看著木村久野一臉欣慰。這是他的兒子。

  “之后,三代火影無故囚禁我與你的母親,甚至不顧上忍們的勸阻,一意孤行的將你送進監獄。一呆便是數年。”

  “自那日起,大家驀然發現,三代火影這是獨裁啊。”木村廣野言道。

  一意孤行,不聽勸阻。三代火影這是自食其果。自己挖的坑,居然將自己埋上了。

  尋思片刻,木村久野問道:“三代火影不會無緣無故的抓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木村久野一直納悶,因為自己的身上除了眾多的能力,沒有別的可圖。

  木村廣野沉默。木村美奈子則是一臉緊張的看著木村久野說道:“這件事情還得從你們執行任務歸來說起。”

   “因為遭遇大蛇丸,三代火影對你的實力有所懷疑。自然,他將整件事情的過程了解的清清楚楚。”

  “幺西沒有發表意見,因為他的身份是未來的大名,所以三代火影也不可能讓他強制性的說出情報。”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