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七十五章劍士階級

  驚險的一幕,圍觀的群眾長噓一聲。因為天水將天龍圣的危機化解。

  “海賊么?”映入天龍圣目光里的男子長了一個粗獷的臉龐。額頭延至下巴,一條疤痕將五官分成左右各半。

  “敢傷害少爺的人,不可饒恕。”天水嬌叱一句,收至下腹的手,驟然擊出。

  一拳破空,揮向那男子的胸膛。

  “小妞,脾氣挺烈哈!”那男子嘿嘿一笑,刀光舞動。一下便將天水的拳頭截住。

  “砰!”刀身紋絲不動,男子腳下的土地崩碎。

  

  天水雙眸一凝,縮如針細。“水切”手里的短刃猛然揮下,刀光乍現,斬擊外放。

   男子臉色微變,偏轉過身。險而又險的芒光從他的身側略過。

   剎那間,房屋建筑,人形重影一分為二。

  

  倏然響起的轟鳴聲將旁觀的路人驚醒,紛紛倉惶而逃。

  

  這一瞬,他們慌不擇路,恨不得多生一雙腿。如今這個世道很亂,死了就真的死了。

   “大哥!”那五大三粗的小弟,見刀光略過親哥的身體,誤以為哥哥性命不保,頓時驚怒。

  

  “我要你的命!”這時他哪管天水美不美,憤然揮動胳膊,猶如鐮刀割草,襲向面前女人的腰際。

   “力斬”

  

  手臂劃過天水的柳蛇腰,水漬出現他的皮膚上。這時的他,目光里是驚愕的。

  他的攻擊,破開餐館面門,致使對面支撐建筑的石柱,紛紛碎裂。

  嘈雜的聲音從倒塌一半的建筑傳出。一個個身影從殘磚片瓦里起身,目光冷冷地看向天水與五大三粗的男子。

  他們這是遭受無妄之災。建筑里只有實力高強之輩才得以沒被建筑碎石壓成肉餅。至于普通人,活命是不可能了。

  這里是那?香波地群島!

   敢在這地方逗留的,都是經過優勝劣汰篩選下來的“梟雄”。

   更有脾氣暴躁之輩,仰天大吼,眸子里都血絲滿滿的道:“是哪個混蛋干的。我剝了他的皮。”

   吃飯么,最忌諱打擾。

  

  五大三粗的男子,喃喃道:“自然系?”自然系惡魔果實的鼎鼎大名,只要有點見識的都知道。

   尤其是元素化,不懂霸氣。又或者擁有特殊武器之人,根本拿其沒轍。

  天水目光一厲,手里的短刃倒握,利刃橫掃五大三粗的男子。她不僅是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其本身位列劍豪。

  一刀西來,猶如一座山脈巍峨不動。五大三粗男子的哥哥持刀阻擋在那天水斬擊而來的利刃。他必須阻擋此擊,否則,他將會痛失他的弟弟。

  “鏘!”碰撞的聲音傳蕩四方。男子的哥哥臉色有些微微不自然,他的腳將地面犁出兩道溝渠。手都在發麻!握著的刀,都在抖動。

  一擊無效!天水的臉龐煞氣遍布,多次的攻擊被敵人抵擋住,這對她來講,是不可原諒的。

  因為雙方的實力半斤八兩,同一層次。天水不想輸給同一等級的對手,絕不!

  因為一旦輸掉,她將會被多多利亞圣銷毀。天水向往活著,所以她絕不允許眼前的男人破壞她“生”的希望。

  男子的哥哥見天水那煞氣的臉龐,說道:“你那個少主又沒少塊肉,你至于跟我拼命么?”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可不想與眼前的女子廝殺一場。

  贏了,他也得重傷之軀。輸了,命都沒了。他哥倆混到如今這個地步不容易,所以很惜命。

  “少塊肉?”天水聞言,煞氣更盛。倘若今天少主受傷,那么她這輩子也就到頭了。多多利亞圣可不會聽解釋,他只看結果。

  “水炮”天水的短刃遙遙指向男子的哥哥,刀尖的前方,一顆水球正在緩緩成形。隨之,像是炮彈一樣,打向所指的男子。

  只不過這顆水球,遠比炮彈更加的有威力,有速度。眨眼間,便已經轟向男子所在。

  戰斗的全程,天龍圣都看在眼里。

  天水的戰斗方法與柳生艾美很像。雙方不同的是,前者倚靠的是惡魔果實的力量,水球的威力足可以將眼前的活物打成肉泥。而后者,靠查克拉。

   共同的是,水滴又或者水球,經過加速,其破壞力成倍的增加。

  通俗的概括,速度即是力量。

  恩?天龍圣察覺后邊有異動,旋即一看。便發現那與天水戰斗男人的弟弟,正鬼鬼祟祟的接近自己。

  挾持我么?天龍圣心里暗暗嘀咕。可面上卻毫無表情,仿佛沒有發現那接近自己的家伙。

  “不許動。在動我就擰斷他的脖子。”接近天龍圣的男子一下將男孩抱在懷里,一手勒住腰部,另一只手掐著脖子喊道。

  天水動作微微一頓,刀尖前方的水球消散。借此機會,那五大三粗男子的哥哥喘了幾口氣,給他弟弟一個“你做的好”的眼神。

  “放開他。”天水目光寒冷的看著那五大三粗的男子。生怕他傷害到少主。一旦少主受傷,她也不用活了。以死謝罪都是輕的。

  “你很在乎這個小鬼?”五大三粗的男子一臉獰笑的說道。俗話說的好,不是一樣人,不進一家門。

  他與哥哥的性格相同,毫無人性。燒殺搶掠無惡不作,要說他本身愛好什么,只有女人。美麗的女人!

  “你這家伙!”天水將眼前的男子凌遲的心都有。他要是知道手里的是天龍人,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細皮嫩肉的。不愧是少爺。哈哈!”五大三粗的男子用手掌摩擦一下天龍圣脖頸上的皮膚。這一下,都將天龍圣的皮膚搓紅。

  他不知道的是,因為他的舉動,將天龍圣惹惱。

  天龍圣可以允許挾持自己,但不允許對自己動手動腳。一想到自己的身體被男人撫摸一下子,他心里生出了殺意。

  他之所以任事情自然發展,就是想引蛇出洞。現在,正是渾水摸魚的大好時機。

  無論是想干掉天龍圣的家伙,還是想以天龍圣為條件逼迫多多利亞圣舍棄利益。這都不容錯過。

  倘若天龍圣出事,完全可以將原因推給海賊。就說天龍圣是因為海賊,而遭到殺害。

  理由,天龍圣都為暗地里的家伙們想好了。而面前不斷嘲諷天水的兩個海賊,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犧牲品。

   只是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還得意的威脅天水。

  餐廳廢墟。

  一群人正在觀望五大三粗的男子挾持天龍圣威脅天水的一幕。他們就差喝著小酒,嘴中不斷起哄。

  看著看著,一句話在觀看的人中響起。“不對啊,這幫家伙是害我們被活埋的兇手啊。”也不知是誰,故意提醒這么一句。

  “別看了。找場子去!”有人振臂一呼,拿著刀就向天水他們所在走去。彼此間沒有多遠,也就多走幾步的距離。

  海賊向來無法無天,吃虧的他們怎能將氣咽肚?說找回場子,就找回場子。

   一大幫人泱泱而來,五大三粗的男子見此,沖他們喊道:“干什么!找揍是不?”別看一大幫人,他毫不畏懼。

  天水也是冷冷看著不速之客。對著他們道:“這里沒你們的事情。不想喪命就給我滾!”她這話,更不客氣。

  她現在正為少主的安危而傷腦筋,哪有時間對付這幫不相干人。五大三粗男子的哥哥見自己的弟弟已經放狠話,也是火上澆油的道:“信不信我讓你們這幫家伙有來無回!”

   找茬的一幫人還沒等說話,反被威脅。頓時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體炸毛。“小子,你可真會開玩笑!”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堵住五大三粗男子的哥哥,捏著拳頭,冷言道。

  他的背后,站了一幫人。

  “小妹妹挺會大言不慚,姐姐今天就給你上一課。”長相嫵媚的女子,三寸小舌舔著匕首利刃邊緣,對著天水說道。

  在她的身后,同樣站一幫女子。

  餐廳吃飯的不光男人,還有女人。女人當海賊的不在少數,難得的是,能像男人一樣闖出名堂。

  五大三粗的男子見一幫人將自己圍了起來。一下子便將天龍圣丟在地上。在他的眼里,天龍圣就是待宰的魚。想殺便殺,想捏就捏。

  被毫無形象的摔在地面。天龍圣笑了笑,并沒有言語。他不是真正意義上驕生慣養的少爺,而是自出生便擁有記憶的“古老”存在。

  漫長的歲月,說天龍圣古老,一點都沒錯。

   天龍圣被海賊故意摔在地上,逃不過有心人的眼睛。

  只是他們沒有輕舉妄動,而是隱忍。因為真正的角色還沒有出現,他們太早出現,會打草驚蛇的。

   不一會,三處戰場進行一場混戰。

   天龍圣瞧此,一點興趣都沒有。以他大量打斗的經驗來看,現在都是小兒科。

  天水吃了惡魔果實不假,可以她現在的實力評論,也就是海軍少將。

  少將之上乃是中將。這還是以她的綜合實力來評價,劍豪配合惡魔果實能力,這是當今大多劍士的選擇。

  拿起刀,劍徒階段。劍士,已經出師。青出于藍勝于藍。劍豪,無物不斬,感受萬物的呼吸。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