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一百二十章已然怪物

  重重的落地,哈雷單手捂住胸口,側頭噴出一口鮮紅的血液。

  血液呈現箭形,像是長矛!

  甘道夫走進人形的洞口,看著躺在地上吐著血液的哈雷說道:“乖乖的去死不行么?”

  原本剛剛的那一拳,正好可以送哈雷投入死神的懷抱。誰知,哈雷最后反應過來,抬手擋住致命攻擊!

  “那可不行,久夜還在等我!”哈雷無視肺腑傳來的劇痛,不容置疑的道。

  他緩緩的坐起,費力的起身,一雙眸子凝視甘道夫!

  “把你宰了后,久夜她我就笑納了!”甘道夫聞言,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說道。

  他曾有幸目睹一次久夜的芳容,那時起,心里便生了占有欲!

  “大言不慚!”哈雷冷冷地說道:“久夜豈是你可以染指的。”

  自從遇見天龍圣,得知久夜的新身份時,哈雷便已經明白,彼此間的身份差距是何等之大。

   要不是久夜心系哈雷,天龍圣百分之一百不讓哈雷與久夜見面!更別提當海軍元帥,取久夜為妻這件事情。

   “為什么不能?”甘道夫反問道。“就憑你么?!”

  不是甘道夫瞧不起哈雷,而是哈雷現在真的很弱!

  “就憑我!”哈雷面容平靜的言道。明明隨時都有可能因傷勢的緣故而倒地,可渾身上下崢嶸盡顯。

  “大言不慚的人是你才對!”一臉溫和的甘道夫頓時化為獰笑,沖向哈雷所在。

  他已經沒有耐心在這浪費時間!

  “轟!”雷鳴電閃,平靜的海面再起波瀾。

  天空上的景象令蠢蠢欲動的卡普收回腳步!雖然他很想進入船艙內看看,但,船舵處不能沒有人把守!

  如果說海面上風平浪靜,讓鶴中將掌舵不無不可,但以現在的情勢,大海很有可能再次波濤洶涌!

   “走,跟我一起進船艙內!”甲板上,天龍圣輕輕地說道。

  海軍少將維克斯喪命之時,因惡魔果實樹與方圓書的雙重提醒令天龍圣知曉對方已經出事!

  不過,天龍圣并不覺得可惜!強者自強,死了的人不值得天龍圣銘記于心!

  大海賊時代與忍者時代無異,同樣人命如草芥,最不值錢!

  久夜微微點頭,默默地跟在天龍圣的后方。其實,她早就想進入船艙,只不過天龍圣沒有首肯,她也不敢進!

  “先跟我去一個地方!”走在前邊的天龍圣說道。

  

  船艙內四通八達,廚房的位置不知道的人,很難找到!

  可這,難不住天龍圣!

  “我記得你曾問過我,入侵軍艦的海洋生物是什么物種!”天龍圣頭也不回的言道。

  “問過!”久夜回道。她自然心生好奇,一般的物種,可打不過海軍士兵。

  “我的回答是,軍艦從未被入侵過。”天龍圣側目而視,很認真的說道。

  久夜一愣,旋即目光里涌現詫異之色。既然軍艦從未被入侵過,海軍士兵們為何少了三十二人!

  推開廚房房門,血腥味頓時宣泄而出,映入久夜眼里的景象,則是令人發指的一幕。

  一個神采奕奕的老頭子,正拿著一只人腿啃食!

  他的周邊,躺著很多的尸首。每一個尸體都殘破不全,仿佛被野獸咬食過。

  天龍圣目光平淡,縱然面前的一幕令人反胃,他也沒有絲毫異樣之色!

  吃人!

  忍者時代很常見!

  久夜捂住櫻桃小嘴,強行忍住胃里翻涌的嘔吐感!

  她終于明白海軍士兵為何消失了,原來是被人吃了!

  廚師長隨手一丟手里的大腿,凝視著天龍圣道:“不知道你的味道怎么樣!”

  

  話罷,口水順著嘴角流淌!

  久夜有些驚恐,不由地后退幾步!不怪她害怕,任誰見此,心里也得心生畏懼。

  收回目光,天龍圣無視廚師長的話語,轉過頭看向久夜道:“別離開它的身邊。”

  久夜聞言心里一安,矗立小十尾旁邊不敢妄動!

  廚師長見天龍圣不搭理自己,手里的菜刀頓時揚起。

   “重剁”菜刀沉重有力,以一種看似緩慢實則飛快的速度,劈向天龍圣的腦袋!

  天龍圣雖側目凝視久夜,可雙指卻如鉗子后發至人,鉗住揮來的菜刀。

  “嘭!”

  風浪頓起,天龍圣這時也回轉目光,看向廚師長。

  “你的食物,很好吃!”天龍圣贊揚一句,指尖用力。

  廚師長瞳孔一縮,只見菜刀赫然分為兩半!急忙后撤四五步,廚師長一臉凝重注視著天龍圣!

  別看他那把菜刀其貌不揚,卻是良業物五十工之一。

  

  論堅固,堪稱海樓石!

  將袖口卷起,裸出潔白無瑕的胳膊。天龍圣在廚師長面前晃了晃道:“很好吃的!”

  誘惑的一幕,令廚師長咽了咽口水!天龍人血肉的味道,他很想嘗嘗。

   “不來么?”天龍圣笑了笑,道:“你既然不過來。我來嘍!”

  “起步”身軀如影魅般出現在廚師長面前,天龍圣一只手按在他的五官上,用力砸向地面!

   “砰!”無聲無息的波動驟然波及整個軍艦。剎那間,軍艦仿佛承載上萬噸的貨物,沉沒水面數十寸!

  卡普第一時間感受到波動傳遞出的力量!

  

  以軍艦為中心,掀起小型的波浪呈現圓形席卷四周。

  鶴中將看著眼前的一幕,說道:“看來是天龍圣出手導致的!”

  船艙內,強者有三名。一個是廚師長,平時深藏不露!

   知道他“底細”的,唯有與他同一時代的強者。比如說卡普!

  海軍少將維克斯用刀,雖說體術也不弱。但論對“道力”的控制力,他差遠了!

  將,軍艦沉沒平均水面之下數十寸,維克斯可以做到,但做到的同時,軍艦也毀了!

  因為軍艦勢必碎裂,崩盤!

  另一個,自然是天龍圣!

   鶴中將對天龍圣的評價是“深不可測”。

  卡普哈哈大笑道:“有他在,大局已定!”天龍圣的大劍豪斬擊,他可是親眼目睹的。

  他相信,甭管敵人耍何花招,面對天龍圣的實力,都只有顫抖的份!

   “好硬的腦袋!”見手里的腦袋只是微微變形,天龍圣感嘆一句后,道:“身體變異了么?”

  他松開腦袋,化掌為拳。一拳連著一拳打向廚師長的五官!

   “嘭……。”

  

  久夜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廚師長在她的眼里與惡魔無異,是不可戰勝的!

  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留下的記憶,也是最為深刻的!

  而天龍圣大顯神威的一幕,則是將久夜對廚師長的第一印象打破!下意思的認為,廚師長沒有想象那么強大。

  隨著天龍圣雙拳舞動,軍艦開始一下一上的沉浮。

  這是天龍圣刻意控制力道平攤軍艦各個地方而導致的情況!若不然一拳下去,軍艦頓時被搗毀。

  “恩?”天龍圣停止攻擊起身一躍,落在久夜的前方!

  久夜的目光里浮現不解之色。為何停止攻擊?

  “以我剛剛的力道,正常人的腦袋早就碎了!”天龍圣仿佛可以預見未來,頭也不回的道。

  躺在地上的廚師長驟然起身,他的目光呆滯無神,臉龐不自然的轉變!

  橢圓形,方形……。腦袋如同水球,被無形的手揉捏成各種形狀!

   “難道他……?”久夜聲音拉長,問詢道。她覺得自己即將能聽見好的消息。

   “你想的不錯,他已經不能用“人”這個稱呼,來稱呼他!”天龍圣輕聲道。“你可以叫他怪物。”

   “怪物?”久夜輕聲喃起,目光凝視著廚師長。人吃人,天地不容!

  怪物吃人,很正常!

  臉龐回正,廚師長臉上浮起的笑容逐漸的詭異起來。

  “裝模作樣!”天龍圣瞧此,冷言道:“不過區區的怪物而已。”

   “你說誰是怪物?”廚師長冷峻的問道。他一點也沒察覺自己哪出現問題,反而認為他現在這樣是對的!

   “怪物不自知,看來記憶也受到了影響!”天龍圣搖了搖頭道。廚師長認為他自己很正常,吃人什么的,如吃飯一樣源自于骨子里。

  

  “胡說八道!”廚師長冷哼一聲,道:“我要把你剁成餡,做小籠包。”

   “你沒機會了!”天龍圣聞言,雙眸蒼天之色縈繞。死之線與死之點遍布廚師長渾身上下的每一處。

  “武裝色硬化”天龍圣手指甲漆黑,劃向廚師長的脖子。

   “手刀”廚師長以手代刀,迎向揮過來的攻擊!

   “砰!”雙掌碰撞,氣流頓時暴亂。

   天龍圣目光一凝,手掌頓時用力推向對方的所在!

  “喝!”廚師長也是不甘示弱,用力頂天龍圣的攻擊!

   “武裝色硬化”他的手掌鍍了一層黑膜。

   “看來成為怪物的一員,也是有可取之處的!”天龍圣見廚師長的武裝色霸氣厚度不可小覷,評價道。

   “可,難登大雅之堂!”天龍圣自信一笑。“武裝色硬化”

   論武裝色霸氣,天龍圣更在廚師長之上。

   “不老”范疇的生命力無法衡量,自然而然,天龍圣的武裝色霸氣,是最強的!

   角力的天平開始傾斜,廚師長正處于不利的一方!

   “想贏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廚師長冷冷一笑。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