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二百三十八章質問緣由

  “去主控制室干什么?”月下由奈一臉迷糊的問道。好端端的,兵主為何這么著急找到船長!

  “我們懷疑咱們已經遭遇了海難!”戰場原黑儀邊走邊說道。其實她現在也不敢肯定的說輪船出現了事故,但兵主不可能胡言亂語!

  而明白兵主優秀的戰場原黑儀,只能相信他的話。

  一行四人齊齊向主控室的位置前進,行走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每個人的心中都沉甸甸的,仿佛懷有心事!

  來到主控制室門口的兵主見矗立兩側的保安凝視自己時,說道:“為什么掉頭行駛?”

  質問的聲音隱含怒火,仿佛面前的保安不給出合理的解釋,他便會大鬧一場!

   保安齊齊一愣,但旋即氣勢轉弱。他們倒是想硬氣,可硬氣的后果很嚴重!

  船上的人非富即貴,一個命令就能讓他們這幫保安滾蛋。所以他們可是很有眼色的!

  “那個……是這么回事!”兩個保安之中一位年長之人強裝笑顏道:“前方海域出現變化,不宜出行。”

  “為了諸位的安全,我們迫不得已才掉頭!”

   這話,堪稱萬金油的解釋。沒有一個有地位的富翁會因為趕時間而不惜生命讓輪船闖進危險的海域!

  戰場原黑儀與流川楓面面相覷,心里的震撼不已。因為兵主的猜測都是對的!

  “話雖如此,可這并不能打消我的顧慮。”兵主唾唾逼人道:“讓我見船長一面!”

  “否則后果,你懂的。”

  你懂的?

  “我懂個屁啊!”年長的保安心里暗罵不已,明面上卻笑容滿面的道:“你稍等……。”

  他轉身走進主控制室內后,約幾分鐘后又走出來道:“你們進來吧!”

  兵主聞言,神情波瀾不驚。于眾人先行一步,走進主控制室內!

  一個神態老邁的老者來到兵主的面前,輕聲道:“你有什么問題么?”他也沒有硬氣的意思,因為他的本事在有錢人的面前傲不起來!

  瞧了瞧他的年紀,兵主的目光掃向眾多儀器,特別是在航線的監控圖上停留許久。

   老者并沒有貿然打擾,因為他明白情況已經不容客觀。哪怕回返航線,也沒有擺脫困局!

  因此,事情已經糟糕的不能在糟糕。也不怕因為兵主的到來而更加絕望!

  戰場原黑儀并沒有擺高姿態,一臉平靜的注視兵主。在她的眼里,這是更近距離了解兵主的機會!

  流川楓也是一臉沉默,冷酷的氣質讓四周的人驚嘆不已。俊男,在哪里都吃香!

  月下由奈一臉好奇的左瞅右看,目視著一些她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古怪儀器。

  “這里的電子設備都已經受到干擾。”觀察已久的兵主出聲道:“照這么前行下去,遲早會出事!”

  

  “現在必須聽我的。”

  輪船出事,兵主雖說不會死,但其他人可不敢保證了。想在茫茫大海上存活,純屬做夢!

  “你誰啊你!”監控航線的青年霍然起身怒道:“你明白什么就讓我們聽你的。”

  可沒等他說下一句,一個拳頭已經打在他的側臉。

  “砰!”

  看著被自己一拳揍翻的青年,兵主冷聲道:“因為你們的愚蠢,我們這些學生差點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沒當場爆發,已經算是給你們面子!”

  “還敢大言不慚的站出來?”

   “學生!”老者皺皺眉頭。只不過時至以此,說什么也沒用了。

  就算將兵主他們攆出主控制室內,又能如何?事實已經被他們知曉!

  這件事情一旦被富翁們得知,光“鬧”這個字已經不能說明問題。

   監控青年被揍了一拳后就開始畏畏縮縮,不敢出頭。對于眼前這種動不動就打人的家伙,他可不敢惹!

  兵主凝視一圈,從醫療箱拿出一個記錄指針,道:“向左轉三十五度,全速前進!”

  他命令的聲音傳遍主控室內。

  眾人互相對視一眼,皆發現對方的茫然之色。也不知該聽兵主的命令,還是不該聽!

  老者見兵主沒有任何的慌張之色,幽幽地道:“你有把握么?!”

  他不知自己該下注還是不該下注,但他卻知道這是一個機會。一個擺脫眼前困境的方式!

  “你們的死活與我無關。”兵主很認真的回道:“但我自己還是很惜命的!”

  “起碼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這就是現實。

   老者聞言深深地凝視兵主一眼后,喊道:“照他的命令做,出了事,我負責!”

  他當機立斷做出決定。有的時候,男人就需要這樣的魄力!

  在不知兵主情況、能力、個人資料等諸多條件下,還能信任并加以利用!

  正如兵主所講的那樣,人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畢竟大家都只有一條命!

  輪船出事,誰能敢保證自己一定能活著?

  主控制室的眾人當老者一聲令下之后如同找到主心骨,紛紛行動。仿佛在這一刻,他們化身為精英中的精英,忘卻恐懼!

  兵主看著監控畫面里的海流情況后,道:“速度降到最低點,海流要加速了!”

  眾人想也不想便將速度降下,絲毫沒有問詢兵主為何這么做的意思。

  監控青年揉了揉面頰,看著指尖處的血液后目光一冷。兵主的一拳差點將他口腔里的一邊牙全部打掉!

  “呸!”

  他的口水落在地上。

  月下由奈靜靜地思考。她本身就是極為聰明的女子,結合兵主與老者的話自然推測出現在的情勢!

  就在老者漸漸地升起疑惑,納悶兵主的命令為何這么奇怪之時。不知不覺間,游輪四周的的風停止呼嘯!

  仿佛這里是風的禁區。無風帶!

  也許一秒,又或者連一秒都不到。如果從天上看向游輪,你就會發現游輪原本漸漸停止游動的身只赫然加速!

  且一增在增,仿佛有無形的手正在推動游輪。仿佛要將它推向遙遠的天邊!

  主控制室內響起一片驚叫。

  因為他們的眼前畫面像是走馬燈一樣一閃而過。你根本就無法發現游輪前進的方向有沒有障礙物,是否必須轉向繞行!

  簡單的說,游輪的速度已經超乎想象。好在游輪本身的速度已經是最低檔,否則這就是一場空前絕后的災難!

  游輪會因為自身的速度解體。就算不能,如果撞在某物上,那也是一場噩夢!

  “都給我閉嘴。”兵主猛地大吼一聲后,言道:“右轉向三度,快!”

  別人看不清畫面,可他卻能看見!

  眾人驚慌失措下卻沒忘記自己的職責,因為他們自己明白自己一旦出錯,大家的生命都得玩完。

  就在轉向不久后,主控制室內的眾人順著窗口赫然看見一閃而逝黑漆漆的身影。那身影之大如同大山!

   假設那身影真的存在,輪船若是撞上結果不言而喻。

  “那……那是什么東西。”有人臉色發白喃喃道。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見到不應該見到的一幕!

  “流川楓,把他打暈。”兵主見那人恐懼到已經快心智崩潰的時候時,命令道。他可不想讓那人死掉!

  否則恐懼必將蔓延。

  而各種負面情緒將會招來災禍。引來死亡!

  流川楓二話不說一個手刀砍在那人的后脖頸,將之打昏。至于為何這么做,他并沒有問兵主原因!

  監控青年瞧見流川楓打人,頓時喊道:“你怎么打昏他?”他已經好了傷疤忘了疼!

  “我這是為他好!”兵主目光深邃,幽幽地道:“否則他會因為自己嚇自己導致休克而亡。”

  可等兵主話落后,一個恥笑聲驟然出現!

  “不懂你別裝懂好不好!”監控青年笑著以玩味的語態說道:“人體休克是因為血液流失過多引起的。”

  “怎能因為自己嚇自己,就休克而亡?!”

   “懂的倒挺多,可惜只是半吊子!”兵主并沒有因此而惱怒,反而徐徐說道:“如你所言,這海流為何猛地增快?”

  “剛剛的那黑物又作何解釋?!”

  “正常來講,大海的海流根本影響不了輪船。因為輪船自身的噸重擺在那!”

   “這……。”監控青年吶吶無言。他他倒是想解釋,可他心里的話卻無說服力!

  因為前后自相矛盾。

  “凡事別那么較真!”兵主見監控青年說不出話來,言道:“因為就算你窮盡一生,也無法理解剛剛的現象。”

  “再者說,咱們的危機還沒有解除!”

  他的話令眾人齊齊一驚,目光閃現驚恐之色。

  “吼!”

  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從輪船的大后方響起,震耳欲聾的聲音將輪船內的眾人震的眼冒金星。

  “這是什么聲音?”半跪在地的流川楓目光灼灼的道。他只覺得腦袋一陣迷糊!

  其他人更是不堪。

  “海獸的吼叫!”兵主仿佛知道后面發生何事般,親自操控輪船道:“咱們可沒時間感慨,否則船毀人亡的結局,頃刻間降臨咱們的頭頂。”

  戰場原黑儀與月下由奈這兩位嬌滴滴的絕世佳人早已經毫無形象的趴在地上。

  她倆的體魄可不像流川楓那般強健!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