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四百三十七章特殊服務

  所有的女人目光都亮了,她們出賣身體為了啥,還不是為了錢?因為只有錢能買到糧食,買到穿的的衣服,還有能遮風擋雨的屋子。

  亞連.沃克松了口氣,他見這幫女人沒有欺身而來的意思時緩緩地問道:“最近有沒有出現怪事,比如說有人無緣無故失蹤什么的?”他來此的目的是鏟除惡魔,如果能依靠當地的人減輕點尋找難度,他不介意利用一下,左右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又不需要出賣身體。

  那胸圍滿滿的女人心花怒放的把十張大鈔票放在自己包包內后神態溫婉的瞧了一眼亞連.沃克回道:“你們是剛來所以不知道,東京這座城市每天都在死人。如果這也算是怪事的話,那都是怪事!”

  她似乎是這群女人中的大姐大,其他女人見她把錢放入包內后都沒有流露任何的怨恨之色,仿佛本該如此。

  天惠嘴角噙著一絲笑意,道:“你們還沒介紹自己,向導姐姐們!”這小嘴甜的,連一旁的亞連.沃克都有些惡寒,不過眾女偏偏吃這套。

  “清音玲子,人家的身體很柔軟的....。”那胸圍最大的姐姐甜膩膩的說道,走兩步,胸部一甩一甩的,很養眼。不少路人都看呆了眼,不過見名花有主,都匆匆的四散了!

  天惠摸了摸鼻子,輕聲道:“咱們邊走邊說,你們帶路!”一群人像是電線桿子矗立,不讓人旁觀都怪了。

  亞連.沃克有些遲疑,他忽生退縮的沖動,當他剛想吐言時卻被天惠的一句話堵回。他道:“瞎貓碰見死耗子,你這一個個找有多浪費時間,還不如蛇打七寸,找到它們的老窩。”

  千年公的確是悲劇的元兇,可他并不蠢,并沒有讓惡魔們像是秋風掃落葉橫掃諸多城市,動輒屠城等....。那樣的話先不說后果是什么,首先就能讓所有的上位者團結一心,畢竟人都死光了,他們還高貴個屁!

  還有,諾亞一族其實也是人類,只不過他們優越于普羅大眾,說到底還是離不開人族,君不見轉生的目標都在人族身上么。

  “你難道還是初哥?”蘿莉身材娃娃臉,一女前傾身軀微半側身子扭頭看向亞連.沃克邊走邊行調侃道:“大熊貓一樣!”是不是處男在她們豐富的經驗與閱歷下,一看就懂,一看就知。

  亞連.沃克臉色有些微紅,這事雖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可被一個女的取笑就有點憋屈了,感情你們還以賣身為榮?!反正以他的思想是接受不了。

  清音玲子看了一眼那小蘿莉,旋即用略帶著歉意的言語道:“小妹不懂事,你別與她一般見識,你要是真寂寞的話,可以用心處一個!”

  她心知以亞連.沃克這般年紀能保持童子身的人都潔身自好,一般如她這樣的女人縱然再漂亮也入不了對方的眼睛,這都是明擺著的事情。

  天惠看了看那小蘿莉,幽幽地道:“你們也真不容易阿!”這么小的年紀就流落風塵,一輩子就毀了,至于說重新開始,哪有那么容易?

  清音玲子笑笑,臉色絲毫未變。

  隨著前行,沒用一會的功夫便來到“君來”酒店,紅紅的入地毯從門口直通店內,門口兩旁更有專門的接待人員早已經準備就緒,他們的眼睛很尖,當看見天惠等人時便身手矯健的上前賠笑,恭敬態度無可挑剔。換言之你就算打他們一巴掌,他們也不會反抗!

  當然,沒事尋茲挑事的人下場也不會好過。

  天惠很大方,拿出兩張鈔票遞給對方后道:“小費,收下吧。”能用錢解決的事情他都不在意,何況錢給對方之后,人家的服務態度肯定提高。

   “3024房間風景好,光彩怡人。”那接待人員也是拿錢辦事之人,當即小聲對天惠一語,給張名片并說道:“要是需要什么特殊服務,撥通這串號碼!”名片材質簡單,可服務的內容卻多種多樣,皮條生意不用多說,還有收尸處理犯罪痕跡的服務,總之應有盡有。

  亞連.沃克心中不自覺顫了一下,他發覺人類之間也不是那么美好,特別是將名片的服務內容收入眼中后,都有些提心吊膽。明明是連惡魔都不虛的驅魔師!

  天惠輕輕地一笑,從服務大廳開好房間后把房卡拋向清音玲子道:“陪著我們游山玩水這段時間,你們的一切費用我都包了。放心,隨便花!”

  那不差錢的樣子,讓以清音玲子為首的眾女眼里都冒著光,就好似餓狼看見一塊肉。

  亞連.沃克嘴角莫名的抽搐兩下,他終于知道有錢人的行為方式與窮逼的區別在哪?而他就屬于后者,當初為了還師父欠的錢,那真是無法形容的慘淡日子,掙的錢更不用多說,少的可憐!

  “聽說了么,最近輕羅灣街道的小巷內死人拉!”一個女子悄悄的與自己的閨蜜說道:“不是餓死的,渾身都被紋五角星的圖案,密密麻麻的惡心死了。”

  這才是此女為何與同伴傾述的緣由,餓死人很正常,可要是被殺害那就不是可以視若無睹的。畢竟今天死的是別人,下一個或許就是自己。

  “我也聽說了,警方也一頭霧水,一直沒有頭緒。”那閨蜜消息也靈通,開始嘮女人八卦,仿佛她倆都親眼見過似的,言語里有點離譜。

  天惠與亞連.沃克同時對視一眼后齊聲道:“輕羅灣街道!”這里的女人有多么的可憐,經濟是多么的膨脹都與他倆沒關系,重要的則是怎么一舉滅掉這里的所有惡魔。

  “那地方我知道,我可以帶你們去,不過不能靠太近,那里已經被封鎖了。”清音玲子聞言略微遲疑一下道:“還有,要是有什么不對勁我肯定先撤退!”

  她可不想成為明天的一具尸體,她還沒活夠。

  “這樣的話......。”天惠思考一下,手指就那么的插入那胸口的縫隙內,縱橫交錯下描繪出一副微小圖案,要是以放大鏡觀之的話,那一定是道劍栩栩如生的靈現的一幕。

  眾女都捂嘴輕笑,別說只是這樣而已,就算是再怎么淫穢的畫面她們也能坦然視之。

  “怎么,把持不住了?姐姐隨時都可以的!”清音玲子淡然的挺了挺胸部嬌軀貼近,小舌就那么于嘴角一閃而逝的道:“還是說讓姐姐們輪班上陣伺候你?!”

  讓她們扭扭捏捏根本不可能,因為她們都已經是援交職業中的前輩,經歷的戰場只能多,不能少。

  亞連.沃克目瞪口呆,當他用懷疑的目光看向天惠時卻見對方收回作祟的手指,同樣淡淡地說道:“這就不必了,它能在關鍵的時刻能救你一命也說不定!”

  他一向厚待手下,哪怕對方只是為錢而出賣身子的女人。

   清音玲子疑惑,她自掰開雙胸之縫隙一眼就看見那副微小圖案,那柄道劍給她一股很心安的感覺,仿佛它在一天,自己就絕對不會出事。

  亞連沃克目中懷疑消退,他小聲問道:“你也是驅魔師?”不怪他如此問,因為只有圣潔才能擁有此種力量。

  “擁有圣潔就一定是驅魔師么?”天惠反問道:“身為所羅門氏族當權者的我要是沒有圣潔在身那才奇怪吧?!”

  如果說所羅門氏族只有魔神軍這一個明面的力量,早就被千年公單槍匹馬解決掉了,別懷疑對方的實力,因為他是第一使徒與黑色教團世世代代為敵的男人。

  類似于輕羅灣街道在東京這座城市有很多,不過它所處的位置有些特殊,靠近警署。常理講,就算出事也不能出現在警察局旁,因為誰不知這地方監管力度最為嚴格,因為代表政府顏面!

  再加上封鎖,這地方就更加的沒人了,

  亞連.沃克單眸一紅,看向警署道:“就躲在那里,隱藏的惡魔。”也不管天惠,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

  地方已到,天惠又拿出十張鈔票放在清音玲子的軟嫩掌心上道:“你的任務已經結束,回到君來酒店等我們!”

  想讓馬兒跑,就得讓馬兒吃草。

  清音玲子笑開了花,不過她還是警惕的看了一眼警署那里快速的離開,至于天惠等人為何來這,就不該她應當管的了。拿到錢才是真的!

  目睹她離開,天惠眺望著那已經轟隆隆聲不斷的警署搖頭笑道:“就算你藝高人膽大,但這么明晃晃的沖進去真的好么?“

  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當亞連沖進警署時正有一群身穿警服的家伙正在辦公,他們幾乎不約而同的看向入侵者,霎那間便不在偽裝,統統的恢復正體。于是戰斗打響了!

  “裝作人類,隱藏在人群中,難怪黑色教團低估了你們的數量!”后進入警署的天惠仔細數一下惡魔的數量后,輕聲道:“感謝我吧,亞連。”

  這么多的數量,任誰一個人面對都得頭疼,搞不好明年的今天墳頭上的草都有三寸高了。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