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四百三十八章食量

  警署內眾惡魔群攻亞連.沃克,可這之中還有一位并未加入戰局,反倒是雙手抱懷環顧四周,看著后趕來的天惠說道:“果真不是一個人!”

  他的身軀酷似人形,可頭部確有像是蜘蛛般的復眼,伸出的舌頭老長,格外瘆人,特別是手部,五指就像是銳而鋒利的刀子,撕人不過是舉止間。

  “LV_3的惡魔么?”天惠瞧了他一眼問道:“你該有自己的稱呼吧,雖然在千年公的眼里爾等都是殺人工具!”

  其實惡魔們也是這么以為的,不過他們在不否認自己的立場同時也希望有自己的名字,不管怎樣,都擁有獨自的人格。’

  “內斯塔,我的名字。”那等級三的惡魔聞言自我介紹一句,俯沖而下,能撕裂城墻的爪擊乍現虛空。

  涌現的波濤風浪平地而起,像是剛剛形成的小旋風,吹向天惠近前。

  “惡魔之爪——撕空擊”

  “鐺!”

  道劍高絕,寬面如同不可跨越的城墻,擋住那兇悍無匹的襲擊。正手持此劍的天惠邁開腿,借著劍與爪摩擦出的點點火星抽身猛地旋轉反身一踢,正正當當的命中那冒進的內斯塔。

  砰的一聲,只見那惡魔像是被誰頭尾對折似的,身軀以腰為線無論是上半身還是下半身都往前傾,隨即轟然撞向墻壁。

  “起步——回旋踢”

  諾大的警署一陣搖晃,不少墻壁已經出現近乎支離破碎的大小裂紋,仿佛就算放任不管,倒塌已經成為必然。只是時間問題!

  “好厲害!”正被眾多惡魔糾纏的亞連.沃克余光瞥向此時不由地從心里感嘆一聲。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會廢一些手腳!

   “砰!”

  平地驚雷,一個身影從廢墟邊緣暴起,內斯塔箭步沖刺,以超乎尋常的速度迎向還屹立原地的天惠。雙手猶如狂風暴雨出擊,漫天都是爪影!

  “惡魔之爪——連擊”

  爪爪生風,呼嘯的風力就像是一堵墻撞向天惠的面目,可謂是朝要害打的。

  說這時那時快……

  天惠目光泛起一絲犀利之色,道劍猶如捅破天地的山峰,峰頭劍面在擋住重重爪影的同時,赫然璀璨奪目。

  “道劍之能——光明”

  “啊……!”凄厲聲倏然而起,內斯塔的渾身就像是被潑了硫酸坑坑洼洼不說,渾身還乍現黑暗光暈,復眼都流下血淚。一擊下,就遭受了重創!

  正圍攻亞連.沃克的惡魔們措手不及下紛紛被奪目的光明清掃,個個都像是沒了翅膀的蒼鷹,全部性命垂危。

  “好……好痛苦,我受不了了!”內斯塔苦苦哀嚎,靈魂都在悲鳴,好在天惠的目的是重創,要不然他們早就灰飛煙滅。

  亞連.沃克回憶起什么,震驚的目視著天惠,心里的震撼無以言說,只能是愣愣地矗立在原地。

  將道劍收入道心,天惠看著那悲鳴不已的內斯塔神色平淡的伸出手,手放在對方的肩膀上道:“一會,你就不會痛苦了!”

  “完美種子——嗜魂之手”

  霎那間那惡魔就消失在亞連.沃克的目光下,亦如從未出現過。

  天惠五指一縮握拳,隨之手指一一曲張開來,無聲無息的波動籠罩四方,那些已經被重創的惡魔們像是被誰抹掉似的,消失在肉眼下。

  亞連.沃克回過神,紅眸掃視一下四周八個方位說道:“這里就是全部了。”任何的惡魔,在他的眼里都無所遁形,因為他擁有一只被惡魔詛咒的眼睛。

  “我就說吧,搗毀老巢才是最方便快捷的方式!”天惠聳聳肩,開口道:“既然這里惡魔都已經一清,咱倆就回君來酒店吧。”

  東京這座城市很大,任務可不輕松!

  亞連.沃克有些遲疑,他雖然想立馬追尋惡魔的蹤跡,可的確如天惠所言效率會非常的低。

  “放心,你閑不下來的!”天惠如同已經看穿亞連.沃克的思緒,勸慰道。

  這段時間,難得有認得的人相陪,他可不能讓到手的魚溜掉!

  君來酒店人流量源源不斷,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此時此刻正于二樓餐廳吃牛排的清音玲子正與自己的閨密聊天,交談天惠這個大款有多么的豪爽。

  “姐姐,我看還是算了吧,他們都是好人。”那小蘿莉喝了一口果汁,嬌聲道:“還很不好惹!”

  前者固然重要,后一句才是重點。

  清音玲子沉默半響,微聲道:“咱們需要錢。”沒有錢,吃不上飯,混不上好生活,萬一要是病了,只能等死!

  “各取所需罷了,櫻花乙女你可不能擾亂大家的心!”一個身穿短裙,三千發絲披肩的少女沉聲道。

  櫻花乙女固然是小蘿莉身材娃娃臉,實際年齡已經二十五歲,以援交這個圈子講,已經是老資歷。

  “亞連.沃克就算了,可天惠那個男人油鹽不進,也沒玩咱們的意思!”櫻花乙女瞥向一旁剛剛反駁自己的短裙少女道:“你說,怎么能讓他心甘情愿拿錢?”

  這可不是一張嘴,作為一個團體,錢數少了平攤每個人身上其實沒多少。

  清音玲子想了想從自己的包包內拿出二十張鈔票說道:“那個人雖然對咱們的身子不感興趣,卻喜歡靈異事件,或許他能給許多小費也說不定。”

  她可沒忘記,亞連.沃克迫不及待沖進警署的一幕!

   短裙少女有著一張精致面容,黝黑的眼珠透出絲絲靈秀,仿佛能說會道。她想了想后媚惑一笑,意味深長的吐出幾個字,道:“亞連……沃克!”

  她有個小秘密與一個大秘密,小的就是她現在依然是處子之身,哪怕穿的很暴露,還沒有那個男人能沾她的便宜。

  黑色教團。

  考姆依.李最近感覺總部的氣氛很不對勁,好幾個人見到他都有些躲躲閃閃,一副不敢直視的模樣,如同做了虧心事,怕誰兀的掀開遮丑布。

  “哥哥……。”李娜麗.李氣喘吁吁的來到考姆依.李面前說道:“亞連.沃克怎么還不回來?”

  驅魔師們工作時都有任務周期,基本都是解決問題后馬上就回本部,只不過亞連.沃克一直沒有消息!

  “別擔心,或許他被什么事情拖住了。”考姆依.李笑呵呵的回道,殊不知他心里已經在擔憂亂七八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覺得內部成員出了問題,只是苦于沒有證據罷了。

  李娜麗.李聞言放松,同齡的驅魔師實際就那幾個,她能不關心么?

  與此同時。

  英國倫敦這座城市照以往多了一些別開生面的面孔,他們就像是旅游觀光似的,穿梭于人群四處觀望,拐彎抹角的打探一些事情。

  比爾處理內務的同時也開始接待紐蓋特家族的人,一輛輛大卡車從黑倉港口出發,開往紐約。

  紐蓋特.斯坦因.皮斯特目光炯炯的俯瞰黑倉港口全貌,微聲問道:“天惠還沒有回來么?”

  對于所羅門氏族的當權者,他很忌憚,而且忌憚的不得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比爾回聲道:“對于那位大人,誰也猜不準他下的棋走向哪里!”

  笑話,他就算真的知道也不會說,因為雙方還沒好到互知跟腳的地步。

  “是么?!”斯坦因暮然回首,看向一直微笑著的比爾言道:“想必你不清楚,亞歷山大家族已經開始行動了,大意的話,可會輸的很慘!”

  這不是夸大其詞,亞歷山大家族能與所羅門氏族針鋒相對這么多年而沒有滅掉,自有他的道理。

  “人體改造技術……。”比爾目光微冷,輕輕地說道:“他們要是不怕死就來吧,所羅門氏族無懼任何人!”

  只因天惠臨走前保證過,倫敦這地方想進容易,想出可就難了。

  “胸有成竹么?”紐蓋特.斯坦因.皮斯特微微心道,剛才的話目的是試探,試探所羅門氏族有沒有在這場動亂內屹立不倒的底牌。

  結果卻顯而易見,所羅門氏族能成為所有貴族中的大貴族,是有道理的!

  從警署回歸的天惠與亞連.沃克正在餐廳吃飯,倆人的食量已經讓一旁的普通人們膛目結舌,愣愣的瞅著。

  隨手將大龍蝦剝皮的天惠沾了沾辣根便一口咬在嘴里,三兩下便將之消滅掉后又拿起一只大螃蟹。

  餐盤摞的老高老高,亞連.沃克見四周都用看怪物的眼神凝視自己與天惠時不由地停下手強行掛起笑容道:“咱們還是回去吃吧,感覺怪怪的!”

  他的食量在黑色教團都是排上號的,一般人都吃不過他,畢竟發動圣潔需要很多的能量。

  “看來你還需要歷練啊,亞連.沃克。”吸允一下指肚,天惠幽幽地道:“他們還能把你給吃了?”

  不為外物所動,這是一名強者還具備的素質。

  亞連.沃克想了想還真是這么一回事,畢竟難為情算什么,能吃又不是他的錯,寄生型圣潔大多如此。

  天惠把螃蟹消滅掉后把目標放在牛排上,優雅的動作讓四周觀望的人挑不出半點毛病,給人的感覺就是高不可攀的高貴!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