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四百三十九章天外之事

  “人家好想你……!”慵懶至極的酥軟聲從天惠的后方響起,一雙皙如玉的胳膊環繞他的胸膛抱緊。

  正切動牛排的手一頓,耳邊那暖暖的香蘭之風無一不在告訴所羅門氏族的當權者他被“近身”了。還是毫無察覺的那種!

  余光看向身后,當熟悉的面容映入眼簾時天惠嘴角微動,許久后方才開口說道:“你原諒我了?”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天惠的女人愛麗絲貝爾宮。

  亞連.沃克臉紅不已,只因天惠身旁的女子美如仙,任何的形容都是對其深深地褻瀆。侮辱!

  

  “你欠妾身的,你一輩子都還不清!”愛麗絲貝爾宮緊緊地貼在天惠的一側,腦袋靠攏他的肩上,略帶責備輕聲道:“負心漢。”

  那俏皮的話讓天惠苦笑不已,讓四周所有的男子都流露“羨慕”、“嫉妒”、“恨”之色,好在他們的理智還在,并未因此而開口指責。明事理的人都清楚,這相當于小兩口吵架,面上難解難分,實際上心里好著那!

  亞連.沃克此時都有離開的沖動,因為他感覺自己就是個礙眼的電燈泡,擋著一對情侶正在秀恩愛。

  “這位是亞連.沃克,我看好的人。”天惠轉移話題,隆重向愛麗絲貝爾宮介紹道,并反過來向亞連沃克稱道:“這是內人!”

  每個時代都有璀璨奪目的一批人,而在天惠眼里,亞連.沃克就是其中之一,可以角逐最強之名。

  愛麗絲貝爾宮與亞連.沃克互相對視幾眼后,后者霍然起身開口道:“我吃飽了,我先回房間!”

  這時候不離開,那純屬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天惠見此莞爾一笑,旋即目光深邃無比看向身側的內人,問道:“你是怎么來到此時代而不被針對的?”

  這是很嚴肅的事,不能不重視。

  “妾身與黑寡婦海賊團、五影、一些人都已經……投入主神的麾下,它在為我們遮蔽時代的意志。”愛麗絲貝爾宮用你不會怪我的眼神看向天惠幽幽地道:“不過這樣一來,實力也與普通人沒兩樣!”

   當然,想擁有超人一等的力量也不是不可以,要么獲得圣潔的承認,要么就是諾亞一族的一份子。

  “合作而已,無妨。”天惠想了想,說道:“主神那家伙給你們的任務是什么?”

  擾亂命運,干擾時間線,這是主神獲得本源最簡單的方式。

   “如果獲得圣潔承認也算的話!”愛麗絲貝爾挽起耳邊的發絲,捋順一下把玩道:“他們都開始行動了。”

   仔細想來,109個圣潔之物本來就有一小半被現有的驅魔師占去名額,倘若黑寡婦海賊團核心成員、卡普、五影各占有一個的話,那么主神必然收獲豐富。

   “哼,主神也從小打小鬧改為大手筆了么?”天惠若有所思,心里不知不覺想起美食時代的一仙,因為對方就是主神的麾下之一。

  “納茲他十分想念你,不過因為他實力太過浩瀚,主神想瞞天過海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愛麗絲貝爾宮并不在意天惠之前的話,而是說起魔法時代那幫人的事情。

   其實回首過去,大家或多或少都承了天惠的恩情,要不然他們早就已經淪為黑暗陣營的收割之物。

   “納茲……。”天惠的腦海里出現一個人的身影,他笑笑道:“見與不見其實沒什么,他已經走在別人的前頭!”

   光明陣營首位,只憑借這一點,他就是不可替代的光芒。

   “在這!”櫻花乙女指著天惠所在方位回首看著同伴道:“我就說吧,你們還不信。”

   清音玲子一行人怕的是天惠毫無征兆的一走了之,那樣的話,搖錢樹沒了。

   短裙少女面色微喜,可當看見愛麗絲貝爾宮時不由地縮了縮脖子,有些想退卻,別人不知曉她可是知道的,對方是在主神空間內都鼎鼎大名的人物。

   清音玲子的目光于愛麗絲貝爾宮的身上停留幾息后來到桌前坐下平緩的道:“有一個情報,我想你肯定感興趣!”

   好在她早有所預料,所以心里固然有些失落之情,但不打緊,因為她的目的只是錢而已,無論是情報還是出賣肉體,都只是各取所需交易罷了。

  

  愛麗絲貝爾宮看了一眼清音玲子,好似沒有看見對方似的繼續指揉發絲,如同連搭理話都欠奉。

   天惠見清音玲子并未表態頓時恍然大悟,從懷里取出鈔票放在桌面上道:“那就看值不值這個價了。”

  

  他不擔心對方騙自己,因為那純屬老壽星上吊,自個自尋死路!

  

  “在這諾大的東京有一處年年未曾處理的廢棄地,五年前出了一起事故,據說死傷人數以千為單位計算。”清音玲子目中透出一絲惶恐,言道:“本來這件事大家再悲傷也只能當成各自命不好合該出此事,可就在那地方重建工作如期召開時,又有一批人死在那里!”

   “大家都說,那里是不祥之地。”

   其實這件事不算秘密,只不過活在這里的人本能想無視那個地方,不愿意提起。之所以現在提出來,只是因為天惠感興趣,所以清音玲子就把此事告訴對方!

   “那地方是哪?”天惠沉思一下,道:“你只要告訴我地方就行!”

   與納茲不同,他現在只要獲得足夠的積累,就能前進再前進。

   “春望學校。”清音玲子直言道。

   根據她所言,那所學校是在廢墟上建立的,而自從學校建成后,就從來都沒有招一個學生,仿佛打一開始哪里就準備廢棄掉。至今都無相關部門負責!

   那里除了寂寥就是寂寥。

   天惠示意一下,而清音玲子則毫不猶豫的把桌上的錢財拿走后,離開這里。直覺告訴她這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反之亦然!

   “用妾身陪你么?”愛麗絲貝爾宮徐徐說道:“圣潔已經被我“開發”至極限!”

   對于別人共鳴率提升至百分百很難,可在愛麗絲貝爾宮等人眼里卻輕松至極,因為眼界實力擺在那。

   “不用,這是我的樂趣所在。”天惠搖了搖頭拒絕道:“告訴他們不必顧忌,強者該有強者的樣子!”

  其實他們降臨也是件好事,那樣的話大家都可以敘舊嘮嘮家常。

  “妾身會通知他們的!”愛麗絲貝爾宮一語后,于天惠的耳邊嘀咕一句便滿臉笑意的走開了。

  “要……一個孩子么!”天惠目光復雜,沉默半響后走向亞連.沃克的房間,敲了敲。

  打開房門的亞連沃克手中正握著一個雞腿,身后則是一地琳瑯滿目的食物與空盤子。也幸虧是天惠有錢,要不然憑黑色教團給予的活動資金,根本不夠噶哈的!

  “有惡魔的行蹤,咱們該行動了。”天惠雖感知到四處都有惡魔的氣息,卻嫌一個個找太麻煩,所以直奔老巢。

  “惡魔……。”亞連.沃克神情一凜,他來這東京就是為了清理惡魔,原本他還以為天惠……會沉迷溫柔鄉不可自拔,還在計劃著獨自行動,卻未想轉折來的太迅速,一堆食物還沒來得及吃。

  “春望學校,咱們的目的地就是那里!”天惠看著那一地食物,頓時提議道:“咱們還是先解決胃,在解決它們。”

  “………………”

  春望學校四周空了一大片地方,除非必須經過,要不然想從這里看見點人影是很難的。

  亞連.沃克看著那學校表情越來越慎重,特別在看向最深處時淚水就那么的潸然淚下,仿佛看見難以釋懷的事情。

  “不用看了,這里的確是惡魔的根據地,氣息非常的多。”因為道劍,天惠對邪惡之物非常敏感,哪怕他現在連見聞色霸氣都無法使用。

   亞連.沃克目中透出詫異不解,他看著那所學校道:“黑色教團的人為何不管不問?”

  他不相信黑色教團不知此事,因為只要驅魔師路過,就絕對能發現。要是被惡魔干掉,黑色教團絕對知道這地方有問題!

  總之,這里的惡魔之禍能存于至今,絕對有問題。

  “人禍罷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天惠聲音清揚,開口道:“你看看這里的經濟,你就該明白這里的秩序是扭曲的,這里的財閥做出了不人道的行為!”

  驅魔師們一般而言都是正義的,要不然圣潔也不會承認,換句話說此地的惡魔沒有拔除,是因為一些人的橫加阻攔。

  亞連.沃克面冷幾分,他知道這件事絕不像天惠說的那么簡單,但大體沒毛病,至于為何現在又開始管了,鬼知道因為什么?!

  天惠目視著春望學校門口,意味深長的說道:“上位人的黑暗面你知道的越多,就對你沒好處。你只要記住,你只是個驅魔師而已!”

  薔薇家族與千年公同流合污,這里的財閥也是一樣,非黑即白莫不如此。

  “消滅惡魔……!”亞連.沃克手臂一揚,只手于稍縱即逝的時光下爆發美輪美奐的色彩。

  “圣潔——發動”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