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五百一十九章知之甚詳

  “不可思議,你這是怎么辦到的?”曼陀羅當然有疑問,念能力她知之甚詳,要么硬碰硬,要么除掉此念。可犽奇好像摒棄了這兩種方法,用了第三種方式!

  “很簡單,此大石頭上的念對我無效。”犽奇淡淡地道:“對于我來說,就是破塊石頭那么簡單!”

  留在石頭的念想對犽奇反擊,那么它第一個對手就是主神,換句話說大光球已經將攻擊全部攔截自己的身上。

  “澎!”

  大石頭碎成小石塊,大家見入口出現后都不由地一笑,畢竟被一塊大石頭攔住好說不好笑。

  入目所視,入口乃是圓拱門,內側墻壁紋絲合縫,恍若再過千百年之久,它還是這般模樣。古老而滄桑!

  “就沖這入口,就有很大的研究價值。”眾人中導游小姐見識不少,她看著遺跡入口稱贊道。

  想當初她為了工作,讀過不少書,要不然有人問她事情答不出來,那得有多尷尬?

  “走啦!”曼陀羅白一眼導游小姐,隨著大家腳步亦步亦趨的跟隨。沒等走幾步,前方帶頭的人停下了!

  長社凝視前邊不遠數十具骸骨一一蹲下身檢查,老妖懷著一樣的目的做起同樣的舉動,犽奇目光動了動,說道:“老妖是找個女人,你也是為了找人?”

  大家都等待,不約而同的是,都豎起耳朵。

  長社滿臉失望的起身,道:“孩子不聽話,走了就沒回來。”至于為何把目標放在魯夫遺跡,也就只有他本人清楚。

  老妖隱藏情緒,搖搖頭對著犽奇道:“抱歉,耽誤大家的時間了。”不管咋地,客套話該說也得說,萬一遭人怨恨,得不償失!

  “走吧。”犽奇一馬當先,作為此次行動的發起人,他當然承一些未知的威脅,以此降低眾人的安危。

  北北北不知覺松了口氣。他在隊伍的中央,沒事就開始與導游小姐搭話,順便有意無意的撩撥曼陀羅,過的那個隨心。看樣子如郊游般,輕松寫意!

  大家的站隊方式也很有趣,無組織的那種,或許隊伍中本著自由發揮的方式。

  幾步沒事,越深入的話,前面就深邃起來,大家的視線開始遭受影響,好在北北北準備充分,拿出好幾個照明棒遞給旁邊人,這樣一來,黑暗不再神秘。

  這時帶路的犽奇雙手正在搗鼓從眾人手上得來的指甲,配以大海賊時代的特殊技藝,研制生命紙。既能打發無聊的時間,又能工作,何樂而不為?

  隊伍中央說說笑笑,鶯鶯燕燕的聲音絡繹不絕,身在最后面的老妖不時的往后面瞅一眼,感覺片刻后,道:“錯覺么?”

  他總感覺背后有人尾隨,可想想后又覺得不可能,沒人會主動送死。特別魯夫遺跡兇名在外的情況下!

  通道不長,一會便走完,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大家為難起來,因為走出通道后,眾人來到一個圓室內。

  圓室,圓形建筑,頂棚弧狀,各種油墨交匯下繪制出燦爛的文明,一幅幅畫面都印在墻壁之上。

  回首身后通道,老妖又看向圓室內其他七個洞口道:“不愧是魯夫遺跡,剛進來就給咱們出難題。”

  不跟你拐彎抹角,你不想進么,行,先闖迷宮吧。

  導游小姐在圓室內兜兜轉轉,她的舉動被大家看在眼里,不過沒有人出聲,因為敢在這時候有動作的,都有那份本事。

  “噠!”

   導游小姐一腳輕陷,她的笑容一滯低頭看一眼被自己踩下去的地板,電光石火間頂棚那些圖案猶如篩網,齊齊從那小洞內落下等同大小的圓珠。

  眾人有些懵,特別老妖嘴里叼著的煙都落了地,吐槽道:“我的天,你沒問題吧?!”

  沒那本事你出什么頭啊,本來啥事都沒有。

  圓珠自然垂落,先不說它落地后會釀成什么后果,導游小姐已經撒腿就跑,每一步的落下都讓旁觀者的心七上八下,因為噠噠噠聲又出現了。

  只見地面有的直接出現個陷阱洞,上面若站個人肯定措手不及,必然墜落。更有的地面出孔,細若牛毛的針從中噴出,殺人于無形!

   可經過導游小姐這么一打岔,那些圓珠有的落陷阱,有的因為那些針擊而改變落的地點,落入陷阱洞里。

  這一步步操作,看的大家一愣一愣的。

  “轟!”

  轟鳴聲出現,急劇爆發的火焰從那些陷阱洞爆發而出沖天而起,由此可見,那些圓珠由多么的危險。

  北北北瞳孔收縮一下,心中對自己的英明決斷而感慨不已,你想想,導游小姐都這么深藏不露,其他人呢?

   其他人神色各異,尤其北斗與曼陀羅神情波瀾不驚,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模樣。

  當導游小姐停下腳步時,火也噴光,針也不見,那些棚頂篩網與地面空已經隱而不見,仿佛從未出現過。

  “辛苦了。”犽奇對導游小姐點點頭后,然后掃視其他七個洞口道:“尊重大家的意見,走哪邊?”

  因為他只想進入這遺跡內探險,所以目的性不明確。

  眾人面面相覷,隨即哈利路亞.薔薇說道:“以我的猜測,這些洞口有死路有活路,走錯的話,會很危險。”

  魯夫遺跡的危險性剛剛開始,眾人早已經有心理準備,但隨便選擇一個洞口通道誰也沒那么心大,真會死人的。

   大家心中一凜,犽奇卻笑笑說道:“導游小姐,看你的了。”種種能力不得動用的他以實用而論,遠遠不及現在的她。

   “我選這個洞口。”導游小姐有些悶悶不樂,不過她在這個時候也不會掉鏈子,指著一個洞口道。

   沒有原因,也沒有為什么,非說不可的話,就是隨意一指。

   大家再次前行,路上,犽奇問起魯夫遺跡的來歷,而對這個問題,長社解釋道:“沒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這里的所有對所有獵人都是未知的。”

  犽奇聞言搖了搖頭,開口道:“不見得,剛剛堵在進口的大石頭你們也看見了,我不信獵人公會沒探索這里。或者說就算有消息,也被刻意封鎖了!”

  不怪他這么想,因為自打進入這里后,也沒遇見太大的危險。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老妖暗暗思索片刻目光涌現一絲異彩,他還有莫名的情緒縈繞心中。

  這次通道格外的長,雖說大家走的不累,可莫名的開始心煩意亂,臉上已經憔悴起來,好似經過風雨的摧殘。

  “咱們好像在逛圈子。”老妖倏然出聲,他這句話讓大家停下腳步。

  北斗可不管他咋想的,反駁道:“估計就你這么以為吧。”氣氛在這一刻變化!

  導游小姐有些遲疑,她想了想后,說道:“沒有逛圈子,這條路建的很長,但咱們絕對沒走錯路。”

  八個道路一條入口,一條她選的,如今遭到老妖質疑,她當然據理力爭。

  長社也在這時插言道:“咱們的確走了很遠的距離,可若說繞圈子是不可能的,你看看地面的淺痕。”

  魯夫遺跡的地面就算很干凈,可鞋底踩上多少有些微不可查的痕跡,若是大家走過,必然能看見。

  老妖緩緩神,從兜內拿出煙盒,捏根煙放在嘴中道:“抱歉,我有些疑神疑鬼了。”

  這就是心理素質問題,堅毅的豈能簡簡單單就因為走路而忐忑不安?

  犽奇未怪罪他,輕聲道:“其實咱們走的路呈現螺旋狀,之所以沒發現,只因為這條路太長,弧度微小。”

  正因此,老妖才會產生出正在繞圈的念頭。

   如果說這條路是直的,早就走出魯夫遺跡了。而這就是證據!

   “咱們還是別走了,休息一陣吧。”這時導游小姐嘴唇輕啟道:“正巧我也餓了!”

   很正常的話,犽奇的目光卻動了動,他對著一旁曼陀羅道:“在咱來的路上布置炸彈。”

  北北北這時糊涂了,只能從異空間拿出最新型的炸彈,讓曼陀羅挨個挑,挑好了其他的再收走。順便把食物拿出!

  “有什么不對勁么?”北斗有經驗,他皺眉道:“還是說誰吃了豹子膽尾隨咱們!”

  別以為導游小姐是花瓶,她能存至今而不死,靠的是自己。

  “別忘了其他六個洞口道路,鬼知道那里有什么?”犽奇尋思一下言道:“小心無大錯,沒毛病!”

  這時老妖有些不確定的補充道:“咱們還真興許被尾隨了。因為我排最后頭,老覺得有人盯著我!”

  一個人說是錯覺,倆人說那就有可能。

  曼陀羅把一個長方形的盒子插在地面,手輕輕地擰動上面的開關,卻見指示燈倏然亮起,扇形紅光橫掃前方。

  紅光延伸大約有一米之距,因通道左右距離不大,正好覆蓋。不管是誰,就算一個蚊子,只有進入紅光的范圍內,那個長方形盒子就會爆炸!

  干完活的曼陀羅沖等待中的犽奇做個手勢后,言道:“這個炸彈能堅持一個月之久,那時候咱們早就離開這很遠了。”

  電量耗盡,這個炸彈就沒有威脅了!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