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五百八十五章居于榜首

  考試結果公布,大屏幕的排行榜旺達富貴居于榜首,而天伐地卻是二十五名。

   隨著專門的接送車輛將陸續的學生們送至測驗之地后,他們才知道自己的分數,不合格的自然滿臉失落的離開,而被錄取的則喜極而泣。

  天伐地看著屏幕內的分數一臉不滿,認為自己還能更好,而旺達富貴則看著她道:“抱歉了,沒能見識下你的手段!”

  他大可以與之一起行動,可天伐地是不會同意的。

  “哼,你以后會見識到的。”天伐地把頭瞥向一旁,道。

  “恭喜你們,成為二年級A班的一員。”服部平次走一步打一個哈切,一臉沒睡醒的樣子道:“請明天一早前往班級報道,就這樣!”

  也不聽旺達富貴與天伐地是否有其他的事,轉身便走。

  與此同時。

  一年級測試場地所在的排名也隨之公布,歐爾麥特不由地松了一口氣,因為他看好的人就在其中。

  “二年級?咱們不應該是一年級么?!”天伐地不解,詫異的問道。

  “你我皆特招生,理當優待。”旺達富貴將自己所知道的如實招來,道:“不過這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二年級的教師們相中咱們!”

  英雄教師不同意,校長也無法勉強。

  此刻成績公布,在此的眾人隨之而散,畢竟繼續呆在這里已經毫無意義。

  “嗡……”

   直升機螺旋槳的響動由遠而近,從天邊的一個小點化為一個龐然大物,還未散去的眾人都抬頭議論紛紛,雖說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但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

  有錢能買起直升飛機的不算!

  直升機保持水平持平,懸于眾人頭頂,同時機艙階梯甩下,一個人身先士卒的從繩梯慢慢地往下爬行。

  天伐地目光微放,瞅著那人陷入思考,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對方無事不登三寶殿。

  井上和彥還是那副老樣子,穿西裝打領帶,滿臉和藹,特別他戴著的眼睛,令他瞅起來更像是知識分子。

  他雙目掃視,當注意到旺達富貴時主動上前伸出手,柔聲道:“校園生活如何,家父現在還是兢兢業業一身為公司服務?!”

  禮貌問候令天伐地不由地思索,從井上和彥一身打扮來看,來者地位身份必是上流人士。

  旺達富貴與之握了握手,松開后一臉悠然的道:“哪里哪里,幾日不見你風采依舊才對。”

  井上和彥面上不動聲色,心里清楚繼續客套的話將會沒完沒了,直言道:“是這樣的,上回從你實驗室帶回的樣品出了問題,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們將此事迅速解決。”

  要說那實驗室內的樣品是什么,那當然是人造人佐助。

  天伐地感覺這話題有點沉重,便往旁走遠,有句話不就這么說的么,知道的越多,那就且越快。此事雖說沒那么夸張,謹慎一點是沒錯的!

  “天伐地小姐對吧。”井上和彥當然注意到她的小動作,面一轉看著她道:“請留步,接下來的事情也與你有關!”

  “放心,耽誤不了你幾分鐘。”

  一群職業軍人從那繩梯而下,如站崗似的身體筆直,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開始警戒。

  如果拿望遠鏡從遠方一觀,便會發現他們所站的位置竟然能擋住任何突襲的子彈,充當肉盾的角色,將井上和彥拱衛著。

  “呵呵。”旺達富貴動動嘴角淺笑,輕聲道:“這件事你通知我父親了么,請恕我直言,你們干了什么事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參與,因為準沒好事!”

  “還有你這么大張旗鼓的來要么是故意的,要么事情已經嚴重到你必須如此張揚趕時間的地步。”

   “我說的可對?”

  井上和彥無從反駁,可他還是厚著臉皮道:“請上飛機吧,這件事的后果我全權負責!”

  言語的碰撞看似簡單,其實很兇險,因為旺達一權作為大財閥的董事長怎么會允許政府的人無緣無故帶走自己的兒子?換句話說不給他一個交代,這座城市必動蕩不安。

  不要小看有錢人,他們的產業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他們若是與誰過不去,影響的將是整個國家。

  旺達富貴聞言一手攬住天伐地,輕輕地一躍便跳入機艙內,那份從容,大將風范。無懼任何變故!

  天伐地慌里慌張的推開旺達富貴,美目帶著一抹羞惱,道:“你這家伙,你就不能給我一個心理準備?!”

  他倆的打情罵俏機艙內的飛行員全當沒看見,再者言他心里其實心急如焚,因為情況的確堪憂。

  而在雄英學院的校長室,校長正拿著座機聽筒細語,不斷的點頭哈腰,因為給他打電話的那位是國家干部,能指點江山的決策人之一。

  按理來說雄英高中校長一職是接觸不到這層次的人物,奈何出了大事,只有雄英高中才有那幫事務所職業英雄們具體聯系方式。

  不是說國家不如一個學校,而是從雄英高中畢業的英雄們都會把直接聯系方式給予校方。目的不是別的,而是有朝一日能回報母校!

  好處還不止這些,事務所想補充新鮮血液從母校尋找是最快的方式,既然大家都獲利,何樂而不為。

  將電話撂下,校長輕嘆一聲隨后神態嚴肅,輕輕地點向桌面一個暗格,只見那點觸之地霎那一分為二,露出廬山真面目。

  那里平平無奇,也就能放一個拳頭大之物,長方格條狀,里面能裝些不太大的東西。

  里面有朵精致而獨立的雪白之花,曾經是在這里畢業的女武神艾斯德斯給予的,她說過,若遭遇無法解決的事情,可以捏碎它。

  女武神,當今最高冷范的女神,同時她的性格讓秉持正義的其他英雄們非常反感。或者說因理念的不同,道不同不相為謀!

  將軍事務所,那里的職業英雄們都是冷酷無情的劊子手,對待罪犯一向是殲滅主義,絕不留手。

  一向不招井上和彥待見,并不是因為對方的做派,而是其危險性。在他看來,艾斯德斯若是轉投罪犯的那一方,猶如猛虎出籠子,會死人的!

  本來他是派遣歐爾麥特前往的,可對方的身體情況不容樂觀,隨時都有可能因傷勢的嚴重退役,不然,有暴斃的可能。

  手往前一伸,剛要碰在那雪白之花上時校長動作一頓,有所遲疑,因為艾斯德斯很恐怖,她若是關鍵時刻收不了手,一斗再斗,城市將化為寒冬臘月。

  “砰!”

  敲門聲平穩而響,校長輕聲道:“請進。”

  職業英雄們都對它很尊重。

  歐爾麥特魁梧形象對屋,轉手將門帶上時身軀隨著一陣熱浪升騰化為柔弱的樣子,眼袋都微黑的,精氣神如同泄氣的氣球,蔫了下來。

  校長看著他原本張口欲言,可見此幕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手還是將那朵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的雪白之花拿在掌中。

  冰寒的氣息微泄,須臾室內猶如邁入寒冬臘月,冷的不行。好在屋內的人都不矯情,沒那么不堪!

  歐爾麥特瞳孔一縮,看著那花朵想也不想道:“出了什么事情,你需要急召見她。”

  艾斯德斯,說起她歐爾麥特都心生敬意,無它,實力。甭管如今的世道怎么變化,規矩多么森嚴,強者都將受到瞻仰!

  “事情是這樣的……。”

  

  校長開始大吐苦水,因為那位面臨的問題很嚴峻,因為細數如今健在的英雄們,也就居于頂位的強者有可能解決。

   歐爾麥特聞言看了眼自己柔弱的軀身,苦笑著,自己的內臟都五缺一個半,后遺癥已經讓實力一降再降,加上個性都賦予了那寄往希望的少年……。

  沉默了一會,校長道:“救人如救火,不能拖延了。”

  不是他信不著艾斯德斯,而是對方的行事風格大眾不能接受。

  正因此將軍事務所的委托很少,可每個事件都棘手,難以解決的那種。同樣價格不菲,尋常人支付不起雇傭金!

  “我前往吧。”歐爾麥特身形轉變,鐵血硬漢的模樣,魁梧的身材趨于有力,鏗鏘有力的說道。

   “好。”

  

  校長把雪白之花放回遠處,輕扣一下桌面那里恢復如初。這件事是對不起歐爾麥特,可只有這個男人他才放心!

   歐爾麥特轉身推門,看著走廊窗外那飛過來的直升機便從窗邊一躍,雙腳借助那踏在窗邊沿的踏力,如一道箭矢沖天而起,直奔它所在。

   直升飛機自然有雷達,加上飛行員的眼力那都是頂尖的,頓時手輕輕擺動飛機操控柄。

   直升飛機頓時旋轉九十度,而歐爾麥特不偏不倚的飛進機艙內,雙手各搭艙門各邊道:“時間急迫,咱們趕快走吧!”

   井上和彥挪下身位,讓對方坐在自己一側后,娓娓道來道:“樣品暴走,現在正在一處荒郊野嶺肆意橫行,軍隊的人倒是給重重包圍,卻損失慘重。”

   “現在行動分為兩步,一個是救人,另一個就是阻止那怪物!”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