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六百一十一章戰斗絕響

  難以道清的氣勢從旺達富貴的身軀噴涌而出,這一刻,鬼神難擋,群雄驚懼,霎那時天地色變,宛如某種天災即將出現,毀滅此地。

  “咳....”一口逆血從口腔而出,一帝的脖頸在嘎吱的響徹,他感覺個性與體力像是遭到了某種制約,陷入了沉睡,換句話說他現在連三歲的小孩還不如,起碼對方還能邁出小短腿跑幾步遠的距離,掙扎幾秒。

  旺達富貴目光從一帝的身上掃過,看向不遠之處已經全身焦黑躺在地上的幾人,徐徐說道:“我為特別戰力,有權收割爾等的性命,所以統統都去死吧。”“暗穴道”

  黑暗從他的身上而出,沿著周身而下蔓延地面,看樣子,準備埋葬在黑暗的最深處。

  “住....住手!”稚嫩帶著某種深沉的聲音倏然而響,旺達富貴順著來源而視,面色微微淡笑,瞅著那一臉懼怕之色的少年郎道:“這就有趣了,沒想到這種情況下還有人阻止我。"

  綠谷出久非常害怕,因為這場事故來的太突然,原本的比賽被打斷,他原本應該聽職業英雄的命令有序的撤離此地,但因為太過好奇,留在了這里。因此,看到了這職業英雄隱藏的一面!

  天知道他為什么說出這句話,豈不知討打么?

  “喀嚓....”言語過程中毫不猶豫掐斷一帝的脖子后,旺達富貴余光掃視一側的地面,那幾個焦黑的家伙中有三個人趁機會逃離,一點也沒有繼續呆在這繼續斗的念頭。

  “你...殺了他們?”綠谷出久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恐的目視著旺達富貴,明明彼此的年紀看起來差不多,為什么做的事情天差地別,猶如兩個世界的人,只是因為偶然才偶遇。

  “少年?”歐爾邁特去而復返,當看見自己的繼承者一臉恐懼的神情時頓時看向那幾具尸體,心神一動,言道:“解決了,旺達富貴?!”

  他的心情很糟糕,因為自己的繼承者看見了不應該看見的世界,本來這些黑暗只需要大人承擔。

  “跑了一個少年與一個女子。”旺達富貴一臉輕松之色,低視一下自己的腹部創傷,稱道:“誒呀呀,糟糕了。我的衣服壞掉了!”

  “對了,你那位繼承者需要我清除記憶么,他看見了不應該他這般年紀看見的東西。”

  歐爾邁特陷入了沉思,他當然知道綠谷出久知道了不該知曉的事情,按理來說自當清除記憶,但這何嘗不是一種歷練,因為少年日后必然與邪惡戰斗,這都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說今日逃避了,日后哪?難道也成為大人庇佑的雛鳥?!

  而在綠谷出久的注視下,旺達富貴的腹部之傷居然肉眼可見的痊愈,毫無難度,仿佛如正常人傷口痊愈般,時間問題。同時,他也聽見了對方所言的涵義,明白了接下來面臨的命運,頓時道:“我不要,別清除我的記憶!”

  旺達富貴笑而不語,凝視著歐爾邁特,在這個重要的時刻,能做決定的絕不是綠谷出久自己,而是他的師傅和平象征。

  “你知道我的個性?”歐爾邁特冷不丁的道。

  旺達富貴承認,點點頭言語,說道:“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大多數人不知只是他們沒到那個程度而已。”

  比如說雄英高中的校長,它就知之甚詳,連歐爾邁特還能挺多少時間都能大概估計。

  “別害怕,少年,你這樣會讓英雄黯然神傷的。”歐爾邁特聞言扭頭看著綠谷出久,緩緩地道:“在咱們的國家,拋去職業英雄這一職業,還有一個大眾難以周知的守護者,那就是特別戰力。”

  “身為特別戰力的旺達富貴有殺生權,先斬后奏之責!”

  特別戰力是國家的守護神,針對的是各種以個性危害人類,挑釁憲法的犯罪分子,給予毀滅性的殲滅。

   “歐爾麥特意志的繼承者,你現在還太天真,體會不到殘酷的事實。”

  旺達富貴不由地冷聲,瞅著從驚懼中慢慢恢復行動能力的綠谷出久,道:“當有一天,你的雙手沾滿血液,就會明白很多事情往往身不由已!”

  沒有人知道惡鬼幫為什么近乎全體出動獵殺旺達富貴,為的是錢,還是說某種物品?

  這樣的武裝集團,又有誰有那么大本事號召,雇傭,甚至是讓一帝親自動手。

  結果而言是旺達富貴的勝利,可在這背后將會有很多人起別的心思,比如說忌憚,害怕,恐懼,妒忌……等等。

  綠谷出久聞言沉默,看了看地上那些尸體,最終看向歐爾麥特道:“非殺不可么?”

  他沒問旺達富貴,那沒有意義,所以想從自己師傅口中親自道出。

  “讓這個天真的小鬼認識一下大人的世界。”旺達富貴搶在歐爾麥特之前,對著綠谷出久,對著緩步而來的井上和彥說道。

  他還是那副知識分子的打扮,用手推下眼鏡,凝視綠谷出久的目光意味深長,道:“就算你這么說,恐怕歐爾麥特不會同意的。”

  職業英雄,是職業的一種,從英雄學院畢業后可以選擇加入已有的事務所或者成立新的事務所后牟利掙錢養家糊口。換句話,這是民間的力量!

  特別戰力隸屬于國家,特別戰力本身不允許拉幫結派,有明文規定,限制著種種行為。

  “算了,善后工作交給你了,希望你能把這個天真的少年嘴封上。”旺達富貴指著綠谷出久言道。

  他有理由認為綠谷出久是惡鬼幫的一員,因為之前的他出口阻止了旺達富貴。

  “請放心,關于這點我還是很有自信的。”井上和彥笑意濃濃的道。

  “來電話啦……”

  電話鈴聲響起,旺達富貴接通電話,開口道:“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

  旺達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旺達一權看著手里的銷售數據,輕聲道:“幻想食材這邊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如你想的那樣,老百姓們禁不起好奇心買回家食用。”

   “我想問的是,幻想食材有沒有什么安全隱患?”

  終究是未知的食物,老謀深算的旺達一權不想惹麻煩,就算有,現在補救還來得及。

  “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壽補腎壯陽,大量食用后將會覺醒個性。”旺達富貴笑出聲,道:“而擁有個性的人將會更強,能力更加強大!”

  “總之咱們是販賣食材的商人,那些老百姓用個性犯法什么的,與咱們無關。”

  幻想食材的確有副作用,那就是讓人體內的世界之力暴增,由此轉化的個性那還用說么?

  “看來我鉆牛角尖了。”旺達一權不由地松了一口氣,道。

  想想看,市面上的菜刀主要的目的是切食材,可有個人卻拿它殺了自己的同類,那么問題來了,殺人的人固然有罪,那么制造菜刀的工廠是否也具備犯罪事實?!

  根據國家法律,截止于殺人者。

  幻想食材只要吃了不中毒,無安全隱患,那么它就是合法合理的。誰也無法阻止旺達集團斂財!

  隨后旺達富貴掛斷電話,打了個哈切,向著宿舍前行,他想休息了。

  “綠谷少年,我是國防自衛特殊機構部長,井上和彥。”他見特別戰力遠離,身姿矯健的來到對方面前,彬彬有禮的說道:“如你所見,這里所有的東西與事實你都必須保密,不然,將以叛國罪論處!”

  旋即瞅向那偉岸壯碩的男人,凝聲:“歐爾麥特,你必須為他擔保,沒有求情的余地。”

  惡鬼幫,職業英雄的死敵,如今被旺達富貴重創,很有可能分崩離析一厥不起,正因為如此,才不許亂說。

  惡鬼幫對付不了旺達富貴,萬一選擇報復其家人,事情就會大條,國防自衛特殊機構沒有能力阻止一位怒氣蓬勃的特別戰力。

  二號成立事務所,那是國家的意志,他這個當部長的,才不會傻傻地走向危險的邊緣作死試探一些大佬的念頭。

  

  宿舍內一塵不染,旺達富貴躺在自己的床鋪,緩聲道:“蒼月姬、天皇,還有那個女人……。你們就竭盡全力的掙扎吧,對我出手,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遠離雄英高中,在一處公寓房間內,地板上血腥味撲鼻,一男一女正在瘋狂的交配,二者全身上下沒一處好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正奮力掘地開闊水田的少年正手抱著一具尸體大口啃食,血液嘀嗒琳灑在女子黑炭般的皮膚上。

  正承歡的女子身體不時的抽搐一下,嘴里臟話連篇,罵道:“該死,混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家伙……!”

  蒼月姬一點也沒有浪費,全部吃掉后抹下嘴唇,看著因為自己舉措而恢復傷勢的女子,言道:“這個身子其實已經沒有修復的必要,你可以借著……?!”

  女子未等對方說完,手一下捂住對方的嘴巴,噓聲道:“還不行,我還需要更多的男人。其實你也抱著相同的打算吧?”

  二者的個性殊途同歸,所以相互扶持到今天。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