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六百一十二章意想不到

  雄英高中近日來不是天災便是人禍,社會影響極其深遠,索性的是學生們健在,加上國家部門封鎖情報,一些不能被大眾周知的事情一概未傳。

  就算這樣,哪怕給予一些人封口費,一些事實還是流傳于上流社會,凡是知道詳情的,都將旺達富貴列為不可招惹的對象。

  “來電話了……”

  手機鈴聲響起,旺達富貴一臉迷糊狀從睡眠中醒來,拿起手機接通,雙目半瞇慵懶的說道:“大清早的,什么事這么急?我還沒睡醒呢!”

  說著,還用手背揉揉睡眼朦朧的眼皮,打了個哈切。

   “塔茲米……你在哪?”

  熟悉的聲音縈繞耳邊,令困意上頭的旺達富貴幾乎一瞬清醒,坐起身子,任由被褥從胸膛脫落,慢聲道:“這你可問錯人了,腿長他身上,塔茲米去哪我也不知。”

  女武神艾斯德斯,未來無上巨頭中必有她一席之地。

  “你能尋到他,對吧?!”

  艾斯德斯目光凄迷,言語間那份沉重能壓的讓人喘不過氣,天空都因為那肆意橫空的氣息紊亂,飄下了雪花。

  “你這樣可是讓我很為難的。”旺達富貴輕嘆道。他當然能尋覓塔茲米的蹤跡,無非時間的問題,有些時候,還是別出頭的好。

  “等著我!”

  孤冷的話伴隨著嘟嘟聲而止音,旺達富貴聞言不由地道:“又一件麻煩事,井上和彥那家伙估計會焦頭爛額吧?”

  特別戰力理論上不允許隨便出行,事實上這規矩其實就是擺設,比如艾斯德斯想去哪,誰敢攔?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幾條命再說別的。

  艾斯德斯此舉無人敢攔,問題是特別戰力之間互相碰面這對于國家領導階級的一些人來看是不好的苗頭,誰又能擔保不出事呢?

  把電話掛斷的旺達富貴已經全無睡意,下床洗了把臉刷刷牙,走向衣柜,柜子內各種風格的衣服……服裝應有盡有。

  看了一眼那些眼花繚亂的服裝,旺達富貴選擇運動衫與牛仔褲,還有皮鞋。給人的氣質宛如小大人,不符合年齡段!

  照了下鏡子,看著映射之影點下頭,旺達富貴推開宿舍門離開了雄英學院,前往旺達集團私立醫院。

  剛入醫院門口,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了旺達富貴面前,那是個有著綠頭發的家伙,臉上還有雀斑,從模樣上看,十分矮挫。

  “無視掉吧!”如此合計的旺達富貴不再看他一眼,打算走向專用電梯,那是連五十風雨都不可以踏足的領域。

  “等等!”

   不巧的是,那位綠頭發的少年不想這么白白浪費機會,眼眸里很認真,沉語:“我想控制我的個性,你有什么辦法么,前輩?”

  特別戰力,這幾天經過旁敲側擊,經過井上和彥透露出的只言片語,加上歐爾麥特言述推論,可以確定的是,旺達富貴乃是全世界個性能力者列強之一。

  旺達富貴收回已經踏入電梯的前腳,嘆息一聲側身凝視面前的少年,輕輕道:“你不是歐爾麥特,與你浪費時間毫無意義。”

  不成長起來的學生,他就是學生,永遠無法擔任職業英雄。

  “我會成為下一個歐爾麥特。”綠谷出久聞言很認真的出聲:“我真的很想控制我的個性,拜托你了,前輩!”

  深深地鞠躬九十度。

  如此一幕,令旺達富貴嘴角含笑,說道:“少年,你可知我是誰?”

  無聲的寂靜結界籠罩四方,每一處角落,旁人只能看見旺達富貴與綠谷出久不斷張嘴,卻未有一語流傳出去。

  “特別戰力。”綠谷出久平靜的回言。

  事實上今天為了來這里付出了不小的勇氣,打心里,他認為殺人是不對的,可無法阻止生命的終結。

  “好吧,看來你對這四個字理解有誤,不明白它代表的是什么。”旺達富貴聳聳肩,開口笑著:“正巧,因為一位故人的囑托我必須出去一趟尋個人,身邊缺個端茶送水的家伙,你來么,后輩?!”

  這是選擇,有可能就是端茶倒水,也有可能讓個性更進一步。

  “當然。”綠谷出久點點頭。

  自那一日起,倆人便開始漫長的交通旅行,隔了三天綠谷出久終于忍不住問道:“咱們去哪?”

  臨行前他已經跟他老媽說明白,不然有人已經報警了。

  “這世上有很多講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恐怖,世人愚昧,沒人能發現它們的蹤跡。”

  旺達富貴意味不明的輕語,隨之把手機丟向對方,道:“自己看!”

  

  綠谷出久自然懂的如何擺弄手機,當點開信息,看見內容,額頭浮現冷汗,強笑道:“怎么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信息上說的很簡單,鄉下有個村子一夜間絕戶,村民們全部死亡,因為此事透著種種詭異,井上和彥廣發英雄貼。

  不局限于特別戰力,職業英雄也可以參加,結束后頒布的獎勵將由國家支付。區別在于死了就真的死了,前者那叫做藝高人膽大,后者,死了也就白死了!

  “最后問你一句,你真的不怕死么?”旺達富貴一邊開車一邊問,明明看似很普通的對話,讓人身心發涼。

  綠谷出久咽了下口水,心中當然很忐忑,然同齡人對個性的掌控力是他所向往的,因此,前面就算有刀山火海也打算闖一闖,盡可能成長。

  “我會盡可能的活著。”

  前方危險不明,有關情報未有一言半語,生性謹慎多疑的綠谷出久不愿意冒失。

  “不錯,看來你的智商還在線上。”旺達富貴看著前方逐漸浮現的輪廓,幽幽地道:“從現在開始,咱倆的身份是與父母失散的孩子?!”

  “時刻銘記這一點。”

  前方是一座鄉鎮,遠遠目測,一棟十九樓層鶴立于周邊二層小樓,看起來是居住區,當車來到鎮上的市場,綠谷出久便發現了問題,道上不僅一個人沒有,還寂寥寥的,仿佛這里是無人區。

  “這...是怎么回事?”綠谷出久懵了,毫無疑問,這里面有問題,這地方出了大事,危險程度難以想象,因為給人的感覺很詭異。

  “下車,咱們需要步行。”旺達富貴未回答對方問題,這座小鎮之所以這樣需要調查,當然,這里還不算鄉下,只能說臨近而已。

  綠谷出久拿著自己的行囊背在背上,風無聲而流動,縱然四周的店面已經迎客,可無論店員還是街道的行人都沒有出現的跡象,雖說之前就有這種念頭,可當真真切切確認時,要說不害怕純屬自欺欺人。

   隨著旺達富貴的帶路,二層小別墅漸漸地遠離,平房也映入綠谷出久的視線內,他自小生活在城市內,鄉下還真頭一次來,所以心里的新鮮感油然而生,看什么都是一副興趣濃濃之色。

  “咯...咯...”

  咯咯的聲音出現,綠谷出久想也不想靠近旺達富貴的身邊,然后開始打量咯咯音的來源地,當發現目光下那一只有著大紅冠很神駿的大公雞時不由地一愣,怎么說呢,就算平時常常吃雞肉,可活的卻一次沒見過。

  “這只大公雞經過精心照料了。”旺達富貴不由地感嘆,吃的物種不是人所周知的五谷雜糧,而是不為人所知物。因此,這只大公雞很通靈,很有靈性,不然鎮子的人全部消失,為何它無事?

  大公雞斜眼瞅了一眼綠谷出久,很人性化的給了鄙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智障生物,疑惑這時候怎么還有不知死活的家伙來?

  “那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誤,它好像在看不起...我?”綠谷出久用手指刮下面頰,臉上有些尷尬的道。沒說那是看傻子的眼神,就算心里明白,也說不出口啊。

  大公雞眼神更甚,那炙熱的眼芒都已經讓綠谷出久一臉垂喪,固然他可以宣泄暴力給對方一個教訓,問題是那無疑拉低雙方的下線,旺達富貴不取笑才怪。最重要的是丟人,丟姥姥家那種!

  “行啦,帶我見你主子。”鬧歸鬧,旺達富貴可不想綠谷出久一直被人當做耍猴的,特別對方還是一只雞。

  “咯咯...”

  公雞聞言撲閃下翅膀,眼神里詫異的凝視旺達富貴,之前就覺得這位不簡單,沒想到居然這么不凡。之前來的家伙就拿它當做一只普通的雞,偶然還能遇見食欲上頭的家伙,當然給足了教訓,可像面前這人的,一個沒有。

  想歸想,步伐卻不慢,明明是一只雞,可動起來綠谷出久必須跑動才能跟上,還必須時刻保持勻速,這對體力與呼吸有很高的要求。

  “你可別小看它,對方開了智,懂人語。”旺達富貴該講述的講述,一些提醒的地方不忘記告知,并告誡:“如果是生死戰,你也就是輕傷對方,這還是對方不清楚你個性的緣故。”

  前面帶路的大公雞聽聞這句話陷入沉思,同時心里小小的咯噔一下,心知這是遇見主人嘴里所語的高人,萬萬不可以冒犯的存在。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