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火影之古代紀元
其他
類型
小小心人
作者
416.06萬
連載中
第六百一十三章誰也不簡單

  大公雞很快便來一戶人家,門口無門,大有隨便可入的意味。

  當旺達富貴進入這戶人家的院子,一個面色蒼白的男人推開房門而出,輕聲并用溫和的笑容道:“歡迎歡迎,小雞不知禮數,勿怪...勿怪!”

  那只大公雞是他的命,活著的理由之一,正因此非常很重視,誰敢傷了它,不死不休。

  “你小子也是一個奇才,我向來對強者抱著崇高的敬意,你那只小公雞未來的成就全在于你的栽培。”旺達富貴客隨主便,言語間一副前輩的姿態,哪怕這里是對方的地頭,對方的主場。

  屋里很窮酸,像模像樣的家電一概全無,大米的清香味彌漫,灶臺下還有著點點火星,若無來客,這時已經吃上飯。

  “米是好米,可你也太無欲無求些。”聞著味道,旺達富貴簡單的評價一句。令人不懂的話讓綠谷出久這位跟隨者一臉懵,怎么聽不懂?

  “前輩勿怪,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他面色蒼白,衣服也發白,原本的綠色衣服居然因為常年漿洗的緣故,洗褪了色。

  “天意在身,普天之下除了那幾位誰又能主宰你的命運?”旺達富貴搖下頭,淡言。卻見男子兀的臉色急轉,沒想到被人道破心中最隱秘的秘密,頓時渾身透著冰冷刺骨又如春風拂面的殺意。

  綠谷出久近乎窒息,瞪大眼睛目視著面前的男人,誰能想到這一身布衣都已經洗白的家伙一言不合就要動手,且實力這么強勁,他都要活生生的溺死在這深沉的氣勢內不可自拔。

  “砰!”

  一道強勁的高抬下劈腿油然而落,自始至終統領全局的旺達富貴一個抬腳踹在男子的腳后跟,幾乎一剎那,地面轟的一聲,下墜的沖擊波不止將地面壓迫成坑,還以此宣泄四周。

  綠谷出久隨著迎面的浪波撞破墻壁,栽倒在地,等他迷迷糊糊起來的時不由地吐了一口血,面前的房子早已經倒塌成廢墟。

  “冷靜點,小子。”旺達富貴沉聲說道。天意在身,意味著此方世界的意志環繞他,單以這點而言,萬古史上只有一個人得此垂青,那就是琦玉。

  面色蒼白的男人目光一凝,臉色有些僵,借著劈腿為支點后空翻穩穩地落地,道:“抱歉,我有些激動了。”以他的心境少有波動,如今這般舉動罕見,天意垂青自有它的理由。

  “還未問你的名諱,小子。”旺達富貴并不在意對方的冒犯,因為對方值得他肯定,當然,這是天資方面,真正能走到哪一地步,全憑借天意酬勞這四個字。

  “化古....”他聞言徐徐說道。

  化古,此名天賜,他以前的名諱已經遺忘,已經忘記,活到現在物是人非,曾經認識的人已經離去,不認識的人過眼云煙,本來居于這里目的只是為活著而活,可平靜的生活一去不復返。

  “不知前輩來此所為何來?”事已至此化谷已經想開,他沒什么不可以妥協的,再者說對方予取,有能力阻止的幾乎沒有。

  “這里來了不速之客,它的行為引來政府的怒火。”旺達富貴看著勉強向自己走來的綠谷出久,言道:“缺乏當機立斷的行動能力,明知道我與他可能發生戰斗,第一時間想的不是離開?!”

  “強者之間的交戰那劇烈的打斗沖擊能將你擊成碎泥。”

  化古眸光深處閃現了然,這里的變故他親身經歷,自然明白發生了什么,只是不想插入其中放任為之,加上對本身實力的自信,也就沒撤離此地,萬萬沒想到的是,小雞出門領個人回來,強的超恐怖。

  綠古出久能說什么,只能垂頭喪氣,感覺肺腑針扎似的疼,說到底,沒開個性的他只是身體強壯,也會受傷,也會死亡,也會因為各種疾病送命。想當年歐爾邁特咋樣,強的犯罪分子見到了連逃跑的勇氣都生不起來,可惜因為與宿命對手決戰,內臟失去了一個半!能活到現在,可謂拿著以前的身體底子硬撐。

   “咯咯....”

  小雞來到化古身邊,一個撲閃翅膀穩穩地落在化古的胸懷,可以想象的是,他倆沒少這么干,非常有默契。

  “你與此事無關,鑒于你屬于立場不穩定的一類,希望你趕緊撤離。”旺達富貴徐徐的說道:“萬一入國家視線,又是一樁麻煩事!”

  他的出動,井上和廖豈能不知,國防自衛特殊機構特高特可不是吃素的,那幫人無孔不入,往往神不知鬼不覺布下天羅地網。若不是個性這種東西太不講理,國家也不會任由英雄這一職業存在下去!

  化古能說什么,只能無奈苦笑的點下頭,摸了下小雞的雞冠,開口道:“那位怎么出現的具體緣由不詳,我只知它很詭異,尋常方式根本無法針對它。”

  鎮里的人消失,生活在的化古考慮再三選擇當做透明人,正所謂出了事有高個子頂著,犯不著他出手解決這場危機,令人想不到的是,特別戰力旺達富貴一來這里就堵在了家門口,不咸不淡的敲打下。

  “這世上能瞞你者不多。”旺達富貴沉吟下,說道:“趁現在政府那幫政客沒有來之前你先離開吧,這里的異常必將鏟除,無論它怎么強大與否!”

  鎮里的人全體消失光這一條就犯了國家的忌諱,現在就是想瞞都瞞不住,上流社會的當權者們肯定收到了風聲,不說歸不說,私下里試問誰不議論兩句?短時間這地方還能封鎖,長了,普通人必然知曉。

  化古點點頭,收拾下衣物便簡裝出發,當看見綠谷出久一副痛苦的神色時淡定的拍了下他的肩頭,拍的那一剎那,不可捉摸的力量回蕩對方的肉身,掃暗傷復生機,萬物回春。

  “噗...”綠谷出久不由地吐了一口淤血,血很黑還很稠,令他本人瞪大眼睛凝視間胳膊與各地方的部位有些發癢,特別是手與胳膊,重點關照。

  “好運的小子。”旺達富貴收回目光淡淡地道:“你現在的身體已經好的不能再好,感謝化古吧。”這就是好處,實實在在的,一名特別戰力若是為誰保駕護航,那么那個人只要不是短命鬼,必然成為強者的一員。

  “謝謝!”綠谷出久來不及高興,立馬向化古鞠躬九十度,稱道。

  甭管人家處于什么目的,該感謝的地方必須感謝,不然那就是失利。當然了,口語感謝那是最廉價的!

  化古頭也不回,擺兩下手逐漸走遠。

  旺達富貴見聞色霸氣時刻籠罩,遙看一下村子近景,判斷此身所在方位,道:“你現在聽見也看見,說說你對此地的看法?”

  既然帶綠谷出久培養是肯定的,各方面都必須關照一下。

  綠谷出久陷入沉思,隨之慢言道:“我懷疑造成此次事件的元兇擁有一個不同尋常的個性,而這個個性非常棘手。”

  英雄這一職業高危,面對的犯罪分子必然很難纏,往往一個失誤退役都是消失,死亡也不稀奇。可經過之前的了解,他判斷此地的敵人尋常的武力根本無法解決!

  “有的人說強者必須具備所向無匹的武力,別人不具備的個性。”旺達富貴聞言緩緩地道:“這句話本沒錯,可在我看來“眼界”才是最重要的,它能拔高一個人的水準。”

  “當你擁有超高的眼界再看以往的種種事,便會發現也不過如此!”

  “嗡.....”

  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由遠到近。

  機上何人旺達富貴不在意,可這么囂張的動靜卻引起了此地異常元兇的注意,它暗中窺視著,因為一些緣故,具備很高的智慧,明白暴露的話不利于自己的暗中活動。

  綠谷出久也看著那直升機,當看見那直升機直奔自己所在而來時微微愕然,旋即問向旺達富貴,說道:“跟他們一起行動么?”

  這時候能來這的,只能是職業英雄一類的人,或者國家政府機關的人,總之,能來這的人都將有兩把刷子。

  “見到元兇我會解決,你這場旅行能收獲多少,在于你自己。”旺達富貴慢言。其實這也是為躲避一個人,不然的話活動筋骨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麻煩。

  綠谷出久點點頭。

  根據規定,外出時只有當旺達富貴準許使用武力時他才能動手,不然的結果不言而喻,一輩子當不上英雄。

  特別戰力擁有特權,不代表他也有,就算是歐爾邁特也必須遵守國家的規定,當然了,一般而言沒有幾個官僚為難和平的象征,不然你以為歐爾邁特只是一介匹夫那就大錯特錯。

  試想一下,被歐爾邁特救過的人可不光是普通人,其中有富商,當官的,各種各樣的職業。和平象征開口,他們這幫人不介意幫一把,順便做個順水人情,然后繼續維持關系!

  這是什么,這就是關系網。

  而且歐爾邁特在職業英雄內具備相當大的話語權,不容忽視!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