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陰娘子
靈異
類型
章尐天
作者
60.85萬
連載中
第6章 鬼上身

  新農村基本都建起了二層小樓,這樣一比較我家的房子有些落后了。

  我從人群中擠了過去,站在媳婦門口的是五個農民工打扮的人,吵吵嚷嚷著要把我媳婦抬走。而母親正死死的頂在門框上怒氣沖沖的看這他們。

  這幾個人精神渙散,頂著大黑眼圈,眼睛無神,雙肩無力的聳著肩,最主要的是腳尖點地大有鬼上身的感覺。

  我從口袋摸出來一枚死人用過的壓口錢,從銅錢中間的方洞里窺了出去,果然看到這幾個人后背背了一個白袍長發的死人,臉色慘白翻著白眼珠,還七竅流血。

  “傾城哥哥,我也看。”楊馨扯了扯我的后衣襟撒嬌的說道。

  我知道她一定當成好玩意了,現在正是讓她開開眼的時候順手遞給了她。

  楊馨挺高興的接過錢,學著我的樣子一臉期待的把銅錢放到了一只眼睛上,哪知剛一對上楊馨就嚇得雞飛狗跳的,把手里的銅錢丟了出去大喊一聲:“有鬼。”

  鬼一般你不惹它,它不會輕易惹你,除非你陽氣太弱,或者你發現了它讓它知道,它就會義無反顧的朝你襲來。

  我早有準備,一張破字符就被我凌空拍了出去,只聽“嗷”一聲慘叫,其中一個農民工就跌倒在地。

  這聲音絕對類似于晴天霹靂,渾身讓人起雞皮疙瘩,一旁圍觀的群眾顯然也聽到了刺破耳膜的慘叫,四處張望了起來。

  楊馨因為之前看到了鬼,又聽見毛骨悚然的聲音一下嚇壞了,渾身顫抖的鉆到我的懷里再也不松手了。

  我試了幾次沒掙脫開只好拖著她來到幾個人面前,每人的額頭處依次拍了一張破字符。隨著每一次拍擊都能聽到一聲慘叫,緊接著被拍符的那個人就會癱軟的跌倒在地。

  弄好這一切我才無奈的說道:“好了都跑了,沒事了。”

  “都跑了?”楊馨安靜了下來,懷疑的抬著腦袋看著我。

  我點頭:“嗯,就是想讓你長下見識,哪知你一下嚇破了膽。”

  楊馨松開了胳膊四處看了看,找到那枚銅錢放在眼前對著院子照一圈才放心了下來。確定之后挽了挽袖子,大有興師問罪的樣子:“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有那個東西?”楊馨說完還不不放心的掃了一眼身后。

  我忍住笑:“不是你要看的嗎?”

  楊馨瞪著眼睛,雙手掐著腰“我要看你就給我看嗎?”

  我攤攤手:“我不叫你看,一會你又說我不叫你看。”

  楊馨被我說中,一臉生氣哼的一聲跑到母親身旁:“阿姨,傾城哥哥欺負我。”

  “好孩子不哭,一會阿姨教訓他。”

  “嗯,不叫他吃飯!”

  “好!”

  .......

  我抬眼一看這家伙又跑我媽懷里撒嬌去了,不過眼睛還挺毒,這么多人一眼就認出了我媽。

  這時圍觀群眾已經散去,剛才倒地的幾個農民工也蘇醒了,我詢問了一下情況,他們完全像變了一個人,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何事,還問我他們怎么會在這。

  我大致解釋了一下并問了他們的情況,他們只說他們是在附近的工地搞土建的,不知道怎么來的這。因為害怕工頭責怪所以匆匆離開了。

  母親有楊馨陪著兩人聊的不亦樂乎,我徑直推開身后的兩扇門走了進去,房間依舊披紅掛彩一塵不染,跟當初的新房沒什么兩樣,就是房屋略顯舊了。

  我來到棗紅雕花棺前鼓足了勇氣掀開了蓋子,里面白霧繚繞寒氣逼人還有一種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

  這種香味很特別,若隱若現,我叫不上什么香,不過我覺得這是我平生以來聞到的最好聞的香味了吧。

  待寒氣消散發現媳婦似乎十幾年就沒有動過,身上蓋著大紅色繡花錦被,腦袋上蓋著紅蓋頭。

  “媳婦,我回來了。”我輕聲念叨了一句。

  不過她還是一動不動,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我就睡在她的旁邊,她也是這個樣子沒有生息。

  我這次壯了幾分膽量伸手去揭開她臉上的紅帕,因為對于她我除了怕之外也有很多的好奇。

  當我掀開的一瞬間,媳婦的容貌可謂驚為天人,心形臉翹下巴,粉嫩的朱唇更是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

  還有那凝脂狀的肌膚溫潤如玉,我不禁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頰,有些冰涼但是很有質感。

  突然她的臉頰上多了一顆水滴,我心里一陣悸動,忍不住用手擦了擦,我細細的觀察著她臉上的任何細微的表情,過了一會我失望了。

  這時又有一滴水滴在了我的手背上,我抬頭一看原來房子已經漏雨,大半個懸梁已經浸濕了,正在醞釀下一顆水滴。

  我也沒有了之前的害怕,脫了鞋踩一旁的凳子翻了進去睡到我原來躺著的地方,時隔多年位置已經有些擠了。

  我不得不側著身躺了下去,這樣距離更近了,而且我還發現媳婦的側面更美,靜靜的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體香,不知不覺我就睡著了。

  睡夢中我夢到媳婦活了,在河邊玩耍,她開心起來的樣子比現在冰冷的面容不知道要美了多少倍。

  當我醒來已經是深夜,我翻身坐了起來。供桌上的紅蠟燭燃的只剩少半根了,火焰被風吹的東倒西歪的,中間的靈牌上清晰的寫著子月之神位幾個字。

  這時我突然覺得胳膊被什么東西咬了一口,我一陣抽疼,咧著嘴看到沒有生息的媳婦竟然真的翻身了,此刻正在低著頭咬在了我的胳膊上,腦袋上的鳳冠吊墜亮燦燦的搖曳著。

  我沒有害怕,而是感到高興和激動,像是早就知道她會復活一般。我滿懷驚喜的問道:“媳婦,你生氣了?”

  小月松開嘴,抬起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像嬰兒一般。這時我發覺媳婦的眼睛雖然不大但是彎彎的像半月一般特別好看,只是眸子沒有一點感情流露。

  我有些擔心,擰眉問道問道:“你難道不記得我了?”

  小月瞄了我幾眼很是平靜的又躺下閉上了眼睛,此刻她更像一個冰美人,冷艷的讓人窒息。

  我更納悶了也跟著側身躺著問道:“媳婦我們不住這間破屋了,我們去住樓房你說好不好?”

  呃,又沒了動靜,不過我的胳膊還在火辣辣的疼,這也讓我確定她剛才確實起來了。

  我接著說:“我以前覺得你一定很可怕,沒想到事實不是我想的那樣。我覺得我后悔了,我應該早一點進來的,而且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你,你會告訴我嗎?嗯....比如你的身世?”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