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陰娘子
靈異
類型
章尐天
作者
60.85萬
連載中
第42章 如此膽小的鬼

  我被她逗樂了忍不住笑出了聲,張倩白了我一眼:“不喝了。”

  我接過杯子,無意間我好像看到若隱若現的兩個大肉團,急忙閃過視線又剛好看到花邊裙下那雙修長白漆的玉腿。總之此時此刻那場景太過香艷了,我有些喘不過來氣。

  張倩似乎發覺了我的異常,也不避諱的擺出一個更撩人的睡姿問道:“我好看嗎?”

  我吞了吞口水,點點頭說:“好看。”

  張倩突然面漏怒色拉了一條輩子蓋在身上,裹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個小腦袋翻個白眼道:“我就知道男人就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被她這么一說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也不是有意的,況且我是本著女人都愛聽贊美的話才心直口快的實話實說的說好看的。本想哄她開心,現在怎么覺得風向不對啊!

  張倩咯咯的笑出了聲,突然又沉者臉問:“那我現在好看嗎?”

  我看她臉色蒼白,嘴唇干裂,多少有點憔悴的樣子,鬼使神差的說:“也好看。”

  張倩面漏喜色一直抿著嘴笑著,本來緊捂的被子也被她松開了,我不知道她下一秒要干什么。急忙說:“你要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家了。”

  說完我拿上工具,快步走了出去,到了門外張倩喊:“大門給我鎖上。”

  我深吸了一口寒氣,強裝鎮定:“知道了,你休息吧。”

  只到聽到鐵門反鎖的聲音,我才長舒一口氣,我承認女人對男人天生有著極大的誘惑力,尤其是美女。剛才的香艷場面還歷歷在目,我多少還有些熱血澎湃。

  上了車我召喚出了謝紅讓她帶路,謝紅一出來就恭維道:“賀師傅,你這珠子果然是個寶貝!”

  我笑著說:“喜歡就好。”

  謝紅見我有心事也不在搭話,老老實實的坐在副駕駛位認路。

  我一邊開一邊就覺得路熟,到最后我竟然心驚肉跳了起來,因為這個地方我太熟悉了——劉家堡。

  我在劉家堡的村口停了車,背著背包就跟謝紅一同進了村,謝紅提醒道:“賀師傅,這村子里有不干凈的東西。”

  我點頭,因為我同樣也感覺到這里的陰氣比以往更重了,我問:“你之前來過這里?”

  謝紅否認:“沒有,我是后來才來到這里的。”

  之后我又問了那個邪術師還煉化了什么厲害的東西,不過謝紅也不知道,只說她的神魂被釘在那里動不了,

  越往村子中心走陰氣越重,我突然有點擔心村民的人身安全了,因為活人住的地方陽氣重才能有利于身心健康。

  就在這時謝紅指著不遠處的劉家大院說:“賀師傅,就是那家,我先回珠子里了。”

  看的出來謝紅很很怕那里,可是劉家大院我進去過并沒有發現異常,不過沒等我問清楚謝紅已經回到串珠里再也不答應了。

  我躡手躡腳的來到劉家大院的門前,大門依舊緊鎖著,看四下無人我拿出一根細鐵絲對著鎖門一陣鼓搗。隨著咔的一聲冰冷的打鐵鎖打開了。

  我心里暗自得意看來這開鎖的本事沒白學,記得小時候是花了五塊錢跟小胖學的。忘了說了小胖他爹就是一個刻章開鎖的好手,所以我也可以說是的到開鎖世家的真傳了。

  像到這我不禁感嘆自己真是人才,畢竟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年代我也是一個會著多種謀生手段的人。

  “嘖嘖,真是被老道士給耽擱了。”

  說著我推動了沉重的大門,大門隨之發出沉悶的“吱吱”聲,這聲音在夜晚非常刺耳,所以我沒敢推太大側著身子擠進去了。

  劉家大院陰森的很,哪哪都是漆黑一片,倒是西側的一間房子里照著亮燈。我心頭一驚,剛開門的聲音那么大,不會被里面的人聽到了吧?

  隨后我蹲在門后觀察了好大一會兒發現沒有任何動靜后才悄悄的潛了過去。劉家老宅的窗戶還是貼的那種黃裱紙,我學著電視上的那種動作用手指沾了一點唾液,對著窗戶一捅出現一個圓圓的小洞。

  我心里暗道好使,然后彎著腰從那個窟窿里看去,只見祠堂的供桌上點著兩根白色蠟燭,下面的坐墊上盤腿坐著一個長坡馬褂的半截身子,沒有頭。

  那手非常枯瘦,指甲長一公分左右,其中的一只大拇指上還戴著一個翠綠翠綠的大扳指。

  現在不用說我也知道他就是劉老太爺,怪不得活那么久原來在偷偷的修煉飛頭降,這么一說周兵家的抽魂吸食陽魄的事也就解釋通了。

  其實飛頭降并沒有說的那么邪乎,也可以說飛頭降根本不能算是一種降術,因為飛頭降只是邪術師一種延年益壽的手段,并不是給某個人下降頭。

  但是飛頭降過分殘忍需要時常吸收血液來保持自己的炎陽,所以很多人也把這種術法定義為降頭術。

  現在他的頭還沒回來正是除掉他的好時候,我開門走了進去拿那蠟燭燒著了他的衣服,然后在劉家牌位上找謝紅的神魂。

  “賀師傅,第三排第二個。”謝紅在凝魂珠里說道。

  我不禁感嘆這么膽小的鬼以后肯定也干不了啥大事,走了過去有些沒好氣的說:“你是鬼,你怕個什么?”

  還好果然找到謝紅的神魂,我拔了牌位上的銀針,謝紅現身把神魂收了回去。謝紅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賀師傅我先回去了哈!”

  我問:“這些牌位上都有魂嗎?”

  “不是,就我的。”謝紅的聲音從凝魂珠里傳了出來。

  就在這時劉老太爺的頭會來了,看到自己的身體被燒著一個俯沖向我襲來,我拿著一個牌位順手給了他一擊。

  劉老太爺的頭滾到地上沾了一些灰,隨后劉老太爺也顧不得咬我而是把頭復位,在地上邊滾邊喊:“救命啊!失火了!”

  劉家人聽到動靜跑了過來,我撒腿就跑迎面碰上了劉丫丫。劉丫丫看到劉家祠堂失火沒有理會我,一跺腳跑了進去:“太爺爺!”

2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