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逆轉2004
都市
類型
殺死緒真師兄
作者
11.67萬
完本
第37章:演員

  陸沉覺得所謂混演員這碗飯的家伙實際上演技都不咋的,心里咋想的全寫在臉上。

  “還行,看人基本都準。”他說。

  萬倩問道:“那你看看我以后能不能成個好的演員,不是黃補課那種,而是有一大堆作品,等老了可以跟孫子吹牛的那種。”

  懸!印象中,就沒有萬姑娘這號人,可見她火不起來。

  陸沉不想打擊她的自信心,而是說;“沒問題,只要有些實力,當個會演戲的演員,還是會有圈里人會認的。自然會有質量不錯的戲投來橄欖枝,那時候,拿著作品跟你曾孫子吹牛都行。”

  萬倩不滿意,她就繼續問:“你說的太含糊了,是個演員都能做到好嗎?我是問我能不能成很紅的演員。”

  “你做演員是為了什么?”陸沉疑惑問道。

  他聽著姑娘的話,覺得她很有野心,恐怕做個小演員并不能滿足她,她是要搞大事情的人。

  陸沉曾經不止一次的問過丫丫,為什么要做演員,佟姑娘的回答是想做大明星,喜歡聚光燈籠罩的感覺,喜歡成為攝影機鏡頭中的人。

  萬姑娘的回答差不到哪去,都是很實誠的人,沒有什么為了夢想之類的煩人小故事。她說:“來錢快,然后我自己又比較喜歡演戲吧。”

  “好好努力。”

  陸沉安慰道,然后起了念頭,他說:“這樣,你多討好討好我。爺有天成了大導演,說不定能給你幾個配角演演,混個臉熟也好啊。”

  萬倩輕笑了下,這孫子個把月前還得求著自己演女主,如今卻要自己討好他換個配角,他是腦子壞了么?仔細想想,也沒聽說附近有哪個挨千刀的家伙走了狗屎運,中了彩票啊。

  “呵呵,我就是餓死都不會討好你的。”萬姑娘倔強的道。

  “等著瞧,你有天肯定會后悔的,爺這能力以后拍電影起碼都是大卡司、大制作,你不抱著我大腿,你還想天天喝西北風過日子?”陸沉說道。

  萬倩略微驚訝,問道:“陸小爺,你中大獎了?”

  陸沉搖搖頭,自己壓根沒買過彩票,他撓撓頭說:“沒有,哥們說的是以后。”

  萬倩拍拍手,將手中的花生殼的碎末去掉,然后沖他豎了個中指。

  心中埋汰著這窮小子整天沒個正經的,就想著做白日夢。沒錢還想著大卡司,大制作,當投資人都是瞎了眼的富婆,看上他了?

  她說道:“我看人也很準的,你以后肯定沒戲,肯定是混混劇組當下手,不然就是去阿姨茶館里面幫幫忙。”

  “呵,你個近視眼還能看見人?”陸沉譏諷道。

  “能呀!別人的話不好說,你這么丑,我肯定能看見。”萬倩新剝了個花生,朝他扔了顆花生米,恨不得是個鐵的。

  陸沉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識人用人的水平,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知道其他人的未來,就比如他曾經覺得學長波叔是個好男人一樣。

  所以,他沒有責怪萬姑娘,而是問道:“說起來,你很想成為大明星嗎?”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其實我覺得說的是沒錯,出名了能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也就意味著能賺更多錢。總不能讓我年紀輕輕就跟你一樣,過上個窮的叮當響想買什么都不敢買,什么都得幻想的生活吧?”

  萬姑娘這段話不僅引用了名人名句,還在不經意間挖苦了下陸沉。

  “我窮怎么了,我年輕啊。”

  陸沉狡辯了會兒,然后又問:“你不挺有錢的嗎?這幾個月,你日常開銷花的都快頂我一年了。”

  萬倩說:“那都是老底,吃不了幾個月了。”

  說完,萬倩就覺得難受,自己也是閑得無聊,為什么要答應這孫子拍什么短片啊?她繼續問:“陸小子,你那電影短片究竟得拍多久?”

  “可能,十幾天吧。不會耽誤你太久,再說我自己也得上學,不能一直翹課。”

  具體時間陸沉也不清楚,得好好籌劃一番。

  凌晨的時候春晚結束了,院子里就仨人湊不齊一桌麻將,自然就沒有守夜的說法。

  大伙都逐漸起了睡意,索性回到各自的房間去休息了。

  陸沉回到自個小臥室,跟遠在西北的丫丫聊了個鐘頭的家常,結束后猛然發現自己原來也有煲電話粥的天賦,愣是聊了一個鐘頭。

  聊完了,陸沉無心睡眠,拿出了本小冊子細細的翻閱,里面記載著的是人物傳記,以及涉及的場景、鏡頭。

  若不是沒有合適的演員,陸沉可真心不愿意自個出演李雷。

  雖然他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形象不錯,長的帥氣迷人,有著巨星的底子,又討小姑娘喜歡。只是演藝經驗不行,且,也不樂意在片場聽人指揮,要做就得做最大的。

  原本想找陳琨那家伙的,可人家不給面子。

  說了半天,都只愿意客串個一天時間,還得看他檔期什么時候空出來了。

  “分鏡頭劇本什么的,都給提前弄好了,我得提前算好日子,免得到時候拖個幾天,我連小姨給的壓歲錢都得貼進去。”

  說了半天,陸沉忽然想起個事。

  他自小就隨母親跑京城來了,城市里頭就孫莉這么一個親人。

  小姨隨黃胖子回了趟贛省去,她不回來,自己得什么時候才能拿到壓歲錢?

  遠在贛省的孫莉自然不曉得這貨的想法,甚至都不曾想過自己要給他壓歲錢。只記得,前兩天跟他打電話的時候,似乎答應了什么演戲的事情。

  但是,想著遲早有天得回京城,倒不如回去再問問,電話里頭也說不清楚。

  ……

  天明時分,正值大年初一。

  陸沉穿著秋衣,裹了件大棉襖,就屁顛屁顛地跑去敲萬姑娘門。

  只是沒想到,人萬姑娘壓根沒睡,戴著副眼鏡熬夜奮戰,跟自己的小伙伴們以打游戲的方式度過了舊的一年。

  開門的時候,她除了眼睛有些干澀,臉上有些憔悴外,一切都好的很。她甚至掏出了張十塊面額的鈔票,說道:“這么早,你給我去買點早餐,豆腐腦要甜的。”

  陸沉很難受,自己遇見的都什么人,吃豆腐都是甜的,簡直就是魔鬼。

  他皺著眉頭,走出大門的時候才意識到不對勁。神經病吶,大年初一,哪有買早點的?

  今早上,除去騷擾萬姑娘睡覺的計劃外,他還想厚著臉皮向萬姑娘討點壓歲錢。自己沒辦法收拾她,但是站點便宜還是可以的。

  陸沉轉頭回去,有些不好意思,可還是說了這事。

  萬姑娘很不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吃到早餐。她個湘省人,飚了句東海話,她咆哮道:“儂港督啊!我自己都是剛畢業沒多久的學生,憑什么給你壓歲錢?”

  

21选五走势图